搜尋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3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神州遊覽訪問報導-楊懋華

人氣691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8:54:26

公元2000年七月中旬,教會中多位弟兄姊妹懷著不同的心願,參與這次中國大陸之行。有人曾多次到大陸傳褔音,想回去探望那些屬靈的兒女們,有人希望能暸解大陸教會狀況,有人期望還未信主的家人藉著旅行與基督徒多有接觸和溝通,另有人則利用難得的假期徜徉在主所創造的美景中,休息、感恩、默想、恢復身心靈的健康與活力,最後則是被台北教會託負慰問中國內陸教會的弟兄姊妹們。

我們一行九人由許煒弟兄領隊從台北出發,與香港的姚弟兄和新加坡的方弟兄會合,總共十一人進入大陸。

一、遊覽

神州大地風光確實令人陶醉,我們走訪了三個省份,首先進入廣西省,『桂林』『陽朔』的「山似碧玉簪、水如青羅帶」的美景,使它贏得「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山水甲桂林」的美譽。而陸續開發的鐘乳石洞又大又奇,似人間仙境,號稱亞洲第一洞的豐魚岩洞,更有「一洞穿九山、暗河漂十里、景色絕天下」之美稱。

然後飛往雲南省,四季如春的『昆明』,去年曾舉辦世界園藝博覽會,有大都會的風貌。著名自然風景區『石林』被譽為天下第一奇觀,石箏、石柱拔地而起,直沖天際,巨厚的岩層、崎嶇石峰和高聳峭壁蔚成一片峰海,雄偉壯麗,如一片莽莽森林,故名為『石林』。『大理』是歷史文化名城,有風、花、雪、月的美景,被譽為東方的日內瓦。『麗江』也是古老名城,有最古老的象形文字─東巴文,白沙壁畫、納西古樂和小橋流水、戶戶楊柳的『四方街』。

最後我們前往貴州省,遊覽馳名中外全世界第二大的黃果樹大瀑布,氣勢磅礡、彩虹環繞,非筆墨所能形容。

神的創造何其美好,這些都是神賜給中國人的財富。我們在車內一路唱詩歌讚美神,也唱了那首「這世界非我家」。

二、訪問

    (一)香港教會

香港是前往中國大陸的中繼站。我們進出大陸都曾在香港停留,參加香港教會的主日崇拜,心中有下列感動:

1.香港教會非常熱誠的接待過境的弟兄姊妹,包括接機、送機、提供住宿、招待飲食、聚會接送、幫助購物,甚至修理皮鞋,使受幫助者感念不已,求主報答他們。

2.香港年輕的傳道人對我們前往的年老傳道人(許煒弟兄高齡八十)的照顧和尊重真是無微不至,像兒子對待父親,他們自稱為提摩太,真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3.香港教會雖然場地不大,但除了兒童主日學外,仍然有成人主日學,重視成人教育,本教會環境寬敞,教室眾多,設備齊全,但願弟兄姊妹能對成人教育事工提供更多心力。

   (二)大陸教會

最後的旅程是由我們三個人(許煒弟兄、香港的姚弟兄和我)前往華北內陸,探望本教會多年來所奉獻支持的一所教會,幾經轉折,經搭乘飛機、火車和汽車才得以到達,報告如下:

1.教會的四位負責人給我們最熱切的接待,我們代表台北教會向他們問安,把帶去的奉獻款轉交,另外還帶了註釋版的聖經、屬靈書籍、福音單張等,他們如獲至寶。經過很好的交通,了解他們的現況,並替他們的培訓班上了兩天課,我們每人講了三堂,總共為他們講了九堂課。

2.教會聚會人數約九百人,是全縣城最大的教會,有四位全職同工,除處理忙碌的牧會工作外,尚需兼些副業,如農耕、飼養牲畜等維生。

3.這教會是縣城裏唯一有聖經培訓班的教會,培訓有心願獻身者,學生人數約三十人,年齡從十八歲至五十幾歲,供應當地牧會需要,也為向外地差傳作準備。

4.學生純樸,上課專注,對聖經知識和屬靈真理非常渴慕,曾有韓國人二次前往培訓,而我們是首度前往的中國人。

5.福音工作仍有攔阻,據報導,家庭教會的負責人遭受迫害,三自教會中真正有生命的同工也苦不堪言,但神的道不被綑綁,中國大陸是人口最多的國家,這麼多的靈魂神不會輕看。

6.在中國各地,各種宗教正陸續發展,氣功最為盛行(因中共曾破除偶像崇拜,撒旦以另一種方式來佔據人的心靈)而基督教中的異端也大量興起,一場屬靈的戰爭正在展開。

7.有人認為中國大陸將是二十一世紀世界最大的宣教中心,主來之前,宣教工作將由中國人接下最後一棒。目前全世界的宣教士大約十萬人,但有人估計未來只要在中國大陸一呼召,就可能有一百萬人願意獻身。讓我們全體中國人相互祝福,彼此支持與代禱。

                

回大陸傳福音的異象-周陳安穩

人氣1121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8:53:22

 民國三十七年來台依親及就學,仍時常想念難忘家鄉的至親好友靈魂尚未得救。時常為他們憂心、掛念中,唯有付上禱告,仰望等候主的時候。

 母親在臨終前再三叮囑,若能回鄉,一定要攜帶她一同回去。經過許多年的祈求禱告,在民國七十六年,終於成行,回到闊別了將近四十年的故鄉,激動之情非言語所能形容。來接機的親人,除了姨父姨母,其他的人我均不認識。原來舅舅的兒子、表弟、姨母的小女兒小女婿也都陪著姨父母來接我。

 在家鄉停留了十三天。看到福音不能廣傳,親人均未得救,心中悲傷難過。當時不敢想我能留下來傳福音。親人的住處都很狹小,哪有我容身之處?返台後和光北、文元等常同心為大陸福音懇切流淚禱告。正如林後812所說的:「因為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悅納;仍是照他所有的,並不是照他所無的。」

 神奇妙地開了一條出路,使我們能貸到一筆款項。正好在家鄉有一間單門獨院的房子要賣,此款也夠付清屋款。真是奇妙的神行奇妙的事。更奇妙的是,據姨母說,若晚半小時去,此屋也會被別人買走,是神命定的福。因為有了暫居之處,第二年我和光北、文元、娟琦又回去探親。又陪光北去河北她的老家向她的親人們傳福音。後來我也前後四次回到周如馨弟兄的老家,江蘇宿遷向親人傳福音。他的二叔、二嬸、三叔、三嬸、二位姑姑都健在,堂弟堂妹多位也都團聚。甚至有位親舅舅自幼跛腳,也得到消息趕到周家。得此機會,我懇求主給我力量,向他們作見證之外,也詳細訴說福音的好處和重要。到宿遷教會參加他們的聚會,他們對主的渴慕使我甚為慚愧。會堂裡都坐得滿滿的,坐的是長板條,院子裡坐的是小板凳。還有再後來的只能靠牆站、或蹲著,甚至坐在扁擔上。有病的老人就躺在板車上,都安靜敬拜主。教唱詩歌的時候,我才發現好幾人中才有一個人有印的詩歌單子。沒有的人就借來抄,這時有一位姊妹對麥克風說:「沒有單子的人可以跟我唱,我唱一句,你們跟一句。」就這樣唱一句學一句,他們也很喜樂。我請教他們:「可不可以印些詩歌單子給弟兄姊妹?」他們說:「可以。但需經宗教局批准,准印多少份就印多少份。」神憐憫他們,宗教局批了五千份。我們付印了兩次。發給他們的時候,大家都是排隊來拿,而且是謝了又謝。得到一張詩歌單子就這麼感恩,我們得到的恩典何止他們的百倍千倍,而我們有這麼感恩嗎?在福建福清,我的家鄉,因有先父所創立的基督徒聚會處,其中仍有許多老弟兄老姊妹或其第二代,也熟悉先父曾事奉的榜樣,對我接待更是尊敬誠懇。為可惜乃屬三自愛國會,我漸感需主引領,走我們自己的路。

 在共產制度下,嚴控嚴管。我們若單單隨主,就得另選一僻靜場所,遠離塵囂,才能避開監視,沒有人干涉。為此我們禱告祈求,自民國七十七至八十一年,終於找到離市區四里地的下吳村,租到一塊三十多畝的山坡地。所付代價及每年租金雖甚為昂貴,但為救靈魂,為了能更自由傳主福音,我們就憑信心租下。正如約書亞一9所言:「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接著是蓋房子。經大隊的同意,將工寮改建成了可聚會、可居住的樓房。四十年租期滿時,連房連果園全部歸給大隊。(果樹是應他們的要求必須種植的。)

神的大能保守

 房子建成之時,我人在美國雅羚家。忽接大陸表妹電話說「鎮公所看我們房子蓋的高大,要我們繳稅。沒有稅單卻要我們繳稅金九萬多人民幣。」我回到神面前求主來管理這事。誰知武裝部隊長強逼,表妹又來電,我仍安靜靠主。三天後,主給我話語:申卅二10「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仁。」

 我寫了一封信給鎮長,用他當初拍胸膛說的話提醒他,要他節制至部下的野蠻行為。不然我將以駐外力量上告北京。

 當我從美國到溫哥華與文元會合,然後一起回福清,去見鎮長時,他說是:「誤會了,誤會了。」並親自奉茶以表歉意。我的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王(但二47)「我樂意將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祂的神蹟何其大!祂的神蹟何其盛!祂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但四23

 自此以後,不再有人來要我們繳稅,也不再有人來騷擾我們。這幾年我們用這房子大傳福音。雖被注意,但蒙神保守,一切平安。得救的人增多,我們將榮耀全能歸給造天地的耶和華。

參加一九九七年亞洲基督徒特會-朱驥榮

人氣844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8:29:24

一九九七年亞洲基督徒特會在新加坡舉行,邀請本教會派員去參加,我們通知北投、林口、龍潭、台中、基隆等聚會處來討論組團去參加,結果台北聚會處有吳華青、朱驥榮、屠德銘、余日新、陳明軒、楊台恩、許錦如、彭年等八位,林口聚會處謝志超、謝光中二位,龍潭聚會處李愫蜜、張國璋、李明義等三位及台中聚會處陳美月一位,共計十四位組團前往。

開會時間是八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參加的有新加坡、香港、印度、印尼、日本、韓國、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臺灣等十個亞洲國家(或地區)還有亞洲以外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共計四○七位代表參加。

我們十四位的職責是:朱驥榮是領隊,屠德銘是總管,新加坡主辦單位安排我們吳華青弟兄講一小時信息,屠德銘報告臺灣教會情形。由於會議是以英語發言,國語、日文、韓文同步翻譯,吳華青弟兄的信息是國語發言,由余日新譯為英語,屠德銘弟兄的報告也是國語發言,由楊台恩譯為英語。其他國家的信息及報告也由余日新、楊台恩二人輪流把他們的英語口譯為國語給我們聽。

參加的有十個亞洲國家,所以開幕時都安排每國領隊作十分鐘開幕及開幕致詞。我們是由朱驥榮弟兄以英語致詞,不必由人翻譯,而開幕閉幕致詞,大部份都超過時間,我們的致詞為了不讓人「厭煩」,特別縮短為五分鐘,讓每個人賺到了五分鐘。

這次去參加開會,沒有動用教會一文錢,機票是自己付的,送大會的禮物是李一華弟兄捐的,只有寄信的郵資和連絡的電話費是教會付的。

感謝主,給我們有機會和十多個國家的基督徒有美好的交通,擴充了我們的胸懷,而特別是吳華青的信息和屠德銘的報告、余日新和楊台恩的翻譯。

回首韓國之行-林強 王清清

人氣932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8:27:48

當我提筆寫這篇報導時,那清晰的畫面如同昨日般一幕幕地重現眼簾,那是一九九二年八月十一日,下午四點三十分,我們夫婦從中正機場啟行,代表台北基督徒聚會處參加在韓國漢城舉行的,國際基督徒聚會處夏令退修會(一九九二、八月十二日至十五日)。晚上七時三十分飛抵漢城,有池惠媛姊妹、嚴弟兄來接機。見到惠媛姊妹特別有重逢的喜悅,因她在台灣學成歸國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未見面,感謝主給我們再見面的機會。他們隨即送我們到奧運選手村的旅館下榻,那是大會住宿的所在地。到了餐廳看見許多從各處各方來的弟兄姊妹,雖是第一次的見面,卻有似曾相見的喜樂之情,無疑地這是在主耶穌基督裏那一份特別的情誼,使我想起:「詩篇一百三十三篇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因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接著馬上有位貝弟兄接待我們並送來奉獻一包,對神僕的敬重,週到無怪神是那麼地祝福韓國的教會。我倆商議之後另加足數目再奉獻大會為這次退修會之用。晚上得到通知,明晨開會時各國代表要上台報告,為這一篇報告能有聖靈啟示來的話語能造就人、榮耀神,直到凌晨二點多完稿,第二天在各國代表的報告中,林強弟兄代表中華民國台灣,台北基督徒聚會處上台報告,看見聖靈的工作,使用這篇報告,一切榮耀歸給神。

第二天當我們踏入會場的那一剎那,醒目的主題:「變化、原則、樣式、實行」很耀眼地出現在眼前,韓國弟兄姊妹熱情的招待留下深刻的印象。共有十國代表參加(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美國、泰國、紐西蘭、香港、中華民國、日本、韓國)總人數四百位,其中日本佔一百一十位。大會有翻譯英語、韓語、國語,池惠媛姊妹學以致用,國語部份由她翻譯。

各國講員在「變化」的主題下,有不同的見解、詮釋,有的著重於教會的改變(如美國弟兄),談到在美講道、查經班,講的人心與聽者的心要相通,不要一個人一直講道要做作業,要打分數等。對於姊妹的部份,一定要用聖經來教導姊妹如何服事。要努力加強姊妹們的訓練工作。因為從聖經中看到姊妹們的服事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最重要的是:「耶穌是教會的頭」,這原則要把握住。教會不是那一個人的,教會是主耶穌的(啟十一章一節),啟示錄的教會的實行顯示出是主在管的,主在稱讚,主在責備他們,教會的各種事都是主的。有了這樣的認知,教會就不會產生不必要的問題。

在傳福音方面,日本弟兄指出叫人信主(改變)要花時間交通。我們叫人信主,要好好看他們有沒有真的信?若真悔改的人,他的人生是會改變的。一個感人的見證:有位弟兄傳福音給一位老人,但老人家說,不要傳福音給我,也不要叫我信主,因我是佛教徒,傳福音的弟兄就很難過,後來他一想那老人不能傳,還有其他人可以傳,所以就繼續把福音傳下去。後來那老人,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參加聚會,經過五個月之後信主,也受浸,老人受浸前告訴親友,他本不要信主,要走別的路,但是主耶穌的愛再臨到她,使她無法抗拒,她也希望永遠和信主的弟兄姊妹在一起,所以她說主是奇妙的,雖然拖了很久一段時間,但那老姊妹終於信主了,不但如此,她還把房子和一切所有東西都奉獻給神。更妙的這位老姊妹說在城中很熱鬧的地方她還有房子,要賣掉也奉獻給主,那位老姊妹「變化」了,所以傳福音的工作是偉大的,能使人變化一切榮耀歸神,後來這教會的四十位弟兄姊妹上台獻詩,那感人的場面及感動一直縈盪在我心中久久不能止息。神太奇妙了。大會除了講台、分堂,另有討論,總之在此次退修會短短四天,卻在靈裏有豐富的領受,最後閉幕時在彼此依依不捨中,結束這次的特會。

八月十六日我倆在池福興弟兄的安排中,到仁川教會拜訪,參加主日崇拜,也給我們留下很深的記憶。他們弟兄姊妹、男女老少,甚至嬰兒都齊聚一堂,席地而坐,不僅參加聚會肅穆寧靜,同時全部留下參加記念主,我們能強烈感受到聖靈的同在,難怪一百多位弟兄姊妹臉上充滿了神的榮光及滿足的喜樂。會後我倆各有簡短的分享。韓國聚會處在短短的一年多成立了一百四十七個分處,真是震撼我們的心,從聚會中我們感受到這是蒙福的教會也是為主使用的教會。

最難忘的愛心,大會結束後,我們被安排在仁川「申長老」家中,雖短短的二天一夜,他們一家人對老婆婆的孝心,生活中處處顯出基督的愛與溫馨充滿這家庭,使我也永難忘懷。尤其是八月十七日當我們要回國的清晨,「申長老」愛心為要買水果(水蜜桃、蘋果),竟在清晨三、四點就出門排隊購買,亦為我們一個一個地包裝(深怕碰觸而損壞),這樣細膩的愛心使我銘感在心。願主報答他們為主擺上的一切並大大賞賜他們一家人。一大早「申長老」還特地開車送我們到機場,還有池福興姊妹同池惠媛母女到機場送行。在此一併感謝他們的愛心。

在這次充滿屬靈豐富之旅,不但在真理及神心意的造就,獲益良多,在這趟韓國之行的最後時刻,又經歷了高潮疊起不可塗抹的記憶,當我倆返台第二天(一九九二、八、十八)震驚全球的新聞「中韓」斷交的消息,衝激著我們的心,但我倆以特別感恩的心,接受這個事實。因為掌管宇宙,無所不知的主,讓我倆有幸踏上這最後一班飛機平安的返抵國門,你能說不是主最奇妙的安排嗎?感謝神地上雖會震動,但我們因愛子被遷在不震動的國裏,因此主應許的話在我耳邊響起(羅83538)「有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是的在主裏親愛弟兄姊妹,因主耶穌基督的緣故都不能與主的愛隔絕,都能永遠在一起,地上沒有任何事能阻斷我們的交通,我們只有俯伏,只有敬拜,坐寶座的羔羊直到永遠。

執筆至此,不得不把我的思潮從激動中拉回到現實的平靜中,原來光陰似箭,這已是八年前的往事,確如此深刻地在我人生的旅程中烙下永難忘情的記憶,在主愛裏弟兄姊妹的聯合何等甘甜美好,願在我們主的教訓中:「要愛惜光陰」。繼續勇往向前奔跑,直到主來。

我何以到美國-唐棠

人氣748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8:05:18

 嗨!我叫唐棠,是個來自中華民國台灣的女性基督徒。台灣是怎樣的地方?她坐落在太平洋的彼岸,是美麗的海島,約有加州的三分之一大,人口在一千七百五十萬左右。我的同胞當中,大概百分之九十八還不認識耶穌基督。但是,他們全部愛看電影。所以,我才來到此地,與國際芥菜種協會同工,學習如何製作宗教影片,同億萬中國人分享耶穌。

 我已完成了把兩部影片翻譯為國語的工作,這是中國大陸與台灣通用的正式語言。

 我們的主真好。祂賜給我虔敬、愛主的基督徒父母,這在中國人的家庭裏面是少有的,他們教導我敬愛神,與人分享基督是多好的福分。

 旅美六年多了,開頭幾年是在是在加州聖地牙哥讀書,去年(一九七九)年秋天,我來到愛阿華州的首府迪蒙市。

 離家如此遙遠,曾經歷許多的孤單與艱辛。有時,我會流著淚說:「算了,我回家去……」但我明白,一旦離開了神的旨意和引導,決不會有平安。許久以前,我就獻身傳福音給我桑梓的工作。我所說得桑梓,不僅是指台灣,也包括我不曾到過,卻朝思暮想的中國大陸而言。(張素美譯)

 

 

—原載一九八○年十二月「國際芥菜種」會刊—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靈光家長─郭瑞琳記-郭瑞琳

人氣699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7:51:32

 

 主後一九四九年,我從雪梨到香港,本來的意思是要到江西去,但是聽到共產黨已到江西的消息,在不知要往哪裏去的情況下,遇到黎附光弟兄、聶爾遜弟兄和甘玉清小姐,於是我就禱告神,看祂要差我到哪裏去傳福音。在香港也遇到了李繼聖弟兄,知道他在台北的工作,就願意來台灣。

 李弟兄的家庭聚會剛開始時只有一些人。當時有許多基督徒自大陸來台。一九四九年六月一日,我們坐循理會的聖保羅號飛機由香港來台北,那時我二十八歲,還不大會中文。主日我們有查經,都是在李弟兄家舉行,李弟兄和費理璧弟兄的查經都很有恩賜,從禮拜一到禮拜六,每晚都有聚會。後來禮拜六晚成為青年聚會,由李、費二位弟兄輪流帶領,大約有六十餘人參加。李弟兄建議最好開一個佈道會,於是在七月初一個禮拜日舉行,地點本已先訂在中山堂,但是市政府臨時要用,所以就改在北一女的禮堂,當時我中文不行,只能負責樂器方面的事宜,記得最後一天聚會人數達到四百多人。主日金山街的聚會每次都坐滿,下午也有一批青年在植物園帶兒童聚會。八月份有趙世光的佈道會在北一女舉行,大約有九百至一千人參加。過了一、二個月,有七十個人在新店碧潭受洗,是第一次洗禮。

 青年團契起初只有四個人,過約一個月,達到百餘人。當時許多大學生從大陸來,沒有課上,我們就向他們傳福音。像中正路三層樓的七海公司,住了很多大學生,兩個榻榻米就睡上三個人,聶弟兄傳福音、教英文,我則給他們看病,藉此帶領更多的人到主腳前。我們也曾去到部隊中,傳福音及看病。因當時的軍醫不多,常常忙到半夜才能回家,但仍滿心感謝。

 擘餅聚會是在金山街的教會開始的,第一次大約有六十人參加,時間是在星期日的晚上。當時禮拜天的早上、下午、晚上都有聚會。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底,西國同工有的回香港,有的回日本。一九五○年至一九五四年,我由香港去馬來西亞,在一九五五年底又來台,先到台中,又到台北的新北投。此時台北有一個華語學院,我到那時才學會中文。一九六一年又回到澳洲,一九六二年再來台,一九六三年到台中,開始了靈光的工作。

 靈光的工作,原來只是開一個小診所,後來漸漸擴大,搬到公園路模範新村,就一直在那裏。一九六四年,屏東基督教醫院一位挪威籍的畢大夫,他給很多小兒麻痺患者動手術,但發現手術之後乏人照顧,許多患者又退步了,所以就來問我們能否幫忙照顧中部地區的患者。禱告後,就開始有一個小兒麻痺治療中心,也有一個幼稚園,都是未上學以前的小孩,但有些小孩八、九歲還沒上學,所以年齡不太齊。第一天有三十個小朋友,過了六個月,人漸增多,我們對鄉下的小孩也很有負擔,想有個家庭宿舍就近照料,先開了三個家庭,有二十五個小孩,可以說是「靈光小兒麻痺之家」的開始。其他小孩,每天有車去接。當時許多小孩因行動不方便而沒去上學,我們就跟台中市政府教育科交涉,政府答應為這些小孩在小學開一班一年級,第二年就有了二年級,老師他們派,待遇我們付。由台中中華國小負責教學與課程,我們的孩子算是他們的學生,以後可以在教育上銜接。

 一九七四年以後,台灣衛生署推動注射小兒麻痺疫苗,小兒麻痺患者就少了。靈光之家留他們到六年級以後,便認為他們該回家了。如果他們家庭經濟不夠好,我們就在支持他的學費、制服費;在院裏若家境好的人,費用可自己負擔。離開的,每一年有一個團員聚會,後來就想有個夏令會,不單是我們靈光的小朋友可參加,還可讓其他小兒麻痺的小朋友也參加。於是就在一九七四年開始創辦,藉著這夏令會,使許多人都信了主。

 這些小兒麻痺患者,我們希望跟他們繼續連絡照顧,相信神會為我們開這條路。許多我們原來認識時是小孩的,現在已長大成人了,我們也希望能繼續支持他們。對於未來,我們要對許多過去的辦法有所考慮及改變,這些都要求神的帶領。譬如有工作的人請一個星期的假來夏令會,是不容易的事,我們想考慮新方法,但無論如何方法,最大目的總是希望他們信主。

 我個人未來的計劃,原則上是希望回台灣再開一個小診所,這樣能與更多人接觸,是很好的傳福音方法。去年我在澳洲參加了一個聖經訓練,有的青年請一年或九個月的長假,或者乾脆辭職來參加此訓練班。在此九個月中,能曉得聖經最基本的真理,更重要的是曉得如何事奉主。除了上課外,有實習的機會。一些有經驗的弟兄就帶他們出去發單張、探訪,並到各個不同的團契觀摩、領會、講道、作見證。除了幾個月的基本訓練外,放假時又有兒童週,專門向小孩傳福音。此外可開個佈道會,但要自己去發單張。在這樣一個學校畢業了,是沒有證書的,各人就回到自己的教會去事奉神。有的以前參加過神學院或聖經書院,但沒像這訓練班有這麼多實習的機會。這是個很好的方法,會幫助教會許多的長進。我的負擔,也希望作這一類訓練的工作,當然這只是想而已,離事實還很遠。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跨世紀-何曉東

人氣792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7:31:40

      「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由二十世紀,進入到二十一世紀,建堂有五十週年了,這是難能可貴的一件事。這個教會是我的搖籃,我是在這裡得救受浸歸主的。那是在一九五○年左右,我由武漢到廣西,由廣西到海南島,再由海南島到臺灣,隨著軍隊一起走。當時心灰意冷,母親和兩個妹妹們都留在上海,我和父親兩個人在臺灣,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那時候我在「省立地方行政專科學校」讀書,每星期二的晚上,學校裡有團契活動,請外面的講員來講道。其中有一位同學叫許鑫,我參加團契的聚會,曾得到他不少的幫助。他是「南海路教會」的早期信徒,就介紹我來參加主日聚會,那時教會沒有自己的會堂,最初是在金山街李繼聖弟兄的家裡,我去的時候,教會已經由金山街,搬到重慶南路的一個電影攝製場。上午是傳福音聚會,下午是信徒造就。那時候,由李繼聖弟兄負責主日上下午的講台。上午是講「使徒行傳」,下午是講「民數記」,人數在五六十人左右。記得我去參加的第一次,李弟兄帶我們唱一首短歌「求五旬節靈恩,充滿會中,各人將自己全都倒空,把所有諸攔阻,全都除盡,讓聖靈在心內自由做工。」我很受感動,當時就決志要信主,那天下午,李弟兄又叫我們唱一首短歌:

      「有否預備,有否預備,有否預備,審判大日來,

          有否預備,有否預備,審判大日來。」

領詩的人是呂耀謙弟兄,他說:「我們把『有否預備』改為『我已預備』,不論你預備了沒有。」我唱的時候,心裡面就有那麼一個感覺,我已經預備了,我可以迎見審判大日來。

        當李弟兄不在的時候,有吳華青弟兄、呂耀謙弟兄,和一位王文舉弟兄,三個人輪流講,我也記得,我聽吳華青弟兄第一篇講道,是「浪子回頭」。不久教會就開始建堂,地點就是我們今天聚會的地方。我曾參加破土典禮,在沒有建堂之前,我已接受了浸禮,是在水源地的淡水河中,由李弟兄和廖忠傑弟兄二人替我施浸,建堂之後,教會經常有傳福音和培靈的活動,曾先後請過黃上進、賈嘉美、沈保羅、王載、王峙、趙世光諸弟兄來主領。會堂主日上下午都是坐得滿滿的,除此之外,我們在植物園和星期六晚上在新公園,都有露天佈道。我也參加去分發單張,每人身上都披掛一條帶子,上面有聖經上的經句。教會自己也經常有佈道會,由弟兄們做講員,那時候大家都非常之火熱。我那時候也是一個青年人,是第一屆青年團契的會員,連吳華青、呂耀謙弟兄都和我們差不多的年紀。早期的弟兄有:許鑫、廖忠傑、胡問憲、李紹景、張彼得、張統華、唐賢鳳、胡子遐、薛子富、黃偉、李俊儒、王明光、董太康、薛榮年、還有其他我都不記得了。在屬靈程度上,我還是個小弟弟,只能在聚會中做做招待,站在門口分發單張,根本談不上站講台傳信息。一九五八年,我出國留學美國,與教會分別了有十年之久,我的屬靈根基,都是在「南海路教會」建立起來的,以致於我在美國大學中幫助成立了中國同學的查經班,並做文字工作。到了華盛頓,初期開始「華府中國教會」時,沒有牧師,我也學習站講台。十年之後,我已先後在美國各華人教會,及查經班講道多次,並出版了一些屬靈的書。我第一次回到臺灣是在一九六七年,我有機會參加自己教會講台上的服事。

        到了一九七二年,我正式辭去了我在華盛頓的放大五彩照片的工作,而全時間投入主的工場,一直到今天。

        我沒有進過神學院,也沒有當過牧師。神用我一方面做文字工作,到現在為止,已先後出版了一百十二本書,曾去過全世界二十二個國家,向那裡的華僑教會傳主的信息,每次經過臺灣時,我總不忘記要來自己的搖籃---教會講道,因為我之所以能為主所用,全靠「南海路教會」給我的栽培,這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我來到教會時,是個青年人,只有二十幾歲,如今我已經是七十三歲的高齡了。

        很可惜,我的前輩父老:李繼聖、呂耀謙、吳從先,王紹文、胡子遐、和我同輩的:張彼得、張統華、唐賢鳳、許鑫、等人,都不能由二十世紀,進入到二十一世紀。但是他們比我先到主那裡,享受天上那最好的福氣,而我進入二十一世紀,還能再停留多久呢?就要看神要用我多久了。但是我不要青年的弟兄姊妹們叫我何叔叔、何伯伯,叫我何弟兄好了,因為我在主裡面永遠是年輕的。

虎尾基督徒聚會處簡史-許煒

人氣1058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7:22:11

民國四十五年初基督徒聚會處有信徒十餘人,借用安慶國小幼稚園教室聚會,雖然人數不多,大家同心合意敬拜神,不久台北聚會處支援虎尾信徒共同奉獻65,000元買下中山路60號現在新光文具店旁一間半樓店舖,樓上可容三~五人居住,樓下設備台座椅供30~40人聚會,並請薛榮年弟兄傳道牧會。一年多後,因薛傳道人往南部工作,當年四十八年八月一日台北教會派許煒弟兄前來傳道,許傳道來此不到一星期就發生八七水災。會堂的房子原本是老舊房屋,經大水淹泡、牆壁傾斜,幾乎倒塌,事後修理損失很大,後來聚會人數漸漸增多,經常客滿,臨時加添座椅到走廊,經過禱告開會決議將房屋賣掉得款137,000元,於今日現址文化路70號買下廢棄魚塭460餘坪,僱牛車運土填為平地,至49年冬開始建堂至5111月歷經二年完成。主體建築前面是會堂,供禮拜聚會之用,後面是二樓供傳道人起居之用,又建圍牆舖設水泥路面,而後陸續加蓋會堂前後平房,栽種花草樹木、長期灌溉培育,始有今天稍具整齊美觀環境。在建堂過程中,遭遇許多不為人知的艱難,所幸有幾位熱心愛主前輩兄姊,默默奉獻,出錢出力,任勞任怨,為主付出,在此願將所知所聞,讓今日年輕信徒知道,虎尾基督徒聚會處從四十五年一路走來並非容易,而是崎嶇難行的窄路,略說默默奉獻前輩兄姊:

 弟兄  徐晉三    徐啟元  許 煒  徐文俊

 姊妹  周鍾杏城   王蘭芬  汪彩君等

        以上人名難免掛一漏萬,有未列者請原諒

其中有一~二位弟兄「恕不具名」從建堂開始至完成,二年內起早睡晚在工地,基地灌水、建築材料看管、種花種樹、整理環境等等,所有付出而不欲人知。

目前:教會負責人陳維中長老

 教會傳道人許 煒長老

 

我成長的地方-何曉東

人氣774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3 17:13:50

 記得民國三十九年的一個主日早晨,來到了植物園的攝影場,參加我到光復後第一次的聚會。那時候教會剛剛由金山街遷到這地方。李繼聖老弟兄就過來問我:

「這位弟兄貴姓?」

我說:「我姓何,過去是上海學生禮拜堂的。」

「請時常來聚會。」他說。

 那天早晨,所唱的主要詩歌,是「求五旬節靈恩,充滿會中,各人要將自己,器皿倒空,把所有諸攔阻,一概除去,讓聖靈在內心,自由做工。」

 李弟兄講使徒行傳第二章,五旬節聖靈降臨的那一段。這個信息並不是對不信的人。聖靈是什麼?五旬節是什麼?我都不知道。可是那天早晨,我卻非常受感動。下午又有培靈聚會,我也來參加,呂耀謙弟兄帶領大家唱歌:「有否預備?有否預備?有否預備?等到大日來…」

 唱著唱著,呂弟兄說:

「請把『有否』兩個字改為『我已』,『我已預備』。」

 當我唱歌的時後,心裡感到說不出的喜悅和平安。因為我的確是已經預備了。

 想想已經三十年前的事了,但是我卻永遠不能忘記。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是我的搖籃,我是從小在這裡長大的,呂耀謙與吳華青兩位弟兄也是親眼看著我長大的。我也曾參加過建堂的開土典禮,看見會堂一步步地被建造起來。也參加過不少教會的佈道活動,例如星期六晚上的新公園佈道,植物園佈道,和南機場佈道等等。那時候,我什麼都不能做,只會站在路口上發發福音單張。

 我一切屬靈的根基,都是在南海路教會打下來的,雖然我開始在講台上的事奉,是在美國。可是若沒有那六年的根基,我也不能夠有今天的事奉。我全時間事奉共有十年了,可是前後各有三年的時間,是在南海路教會裡。一九六八和一九七八兩年,都是在教會裡學習。現在看看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們,過去的那許多位,有的已離開,去遙遠的地方,也有的已經回到主那裡去了,包括李繼聖老弟兄在內。但是也看到不少新的弟兄姊妹們,在教會裡熱心事奉。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也是基督的新婦。巴不得在將來,主再要來迎娶的時候,南海路教會是一個毫無瑕疵,健康美麗的新婦。呂弟兄和吳弟兄,都已經年老了,需要有更多青年人起來接棒,使基督的身體,被建立起來。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耶路撒冷行腳-張彼得

人氣698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2 20:12:22

        「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太廿三37~38

 今日耶路撒冷城是個什麼樣子呢?相信這是許多基督徒正感興趣之事。

 今日的耶路撒冷城,乃是全世界宗教氣氛最濃厚之處,滿城人士來來往往,皆是宗教人物,或是宗教觀光家,黑白黃棕多色皆備,洋洋大觀。

 他們同是敬拜一位真神,只是年代久遠,派別分歧,彼此之間決不相同,儀式差別之大,令人眼花撩亂了。

回教徒在禮拜五敬拜神

 十字軍之後,聖地屬於回教徒佔據,耶路撒冷中最重要之地,就是所羅門聖殿根基地,被回教佔住,在原有基地上造了一間回教寺,八角形,黃金色頂,名叫奧瑪寺,據說是先知穆罕默德升天之處,金裝玉雕,極盡豪華,是回教界僅次於麥加的第二聖地。

 奧瑪寺與一般回教寺不同,它內裏的廳堂不是平坦的,乃是一塊突高的大盤石。石高數尺,圍以欄杆,半徑約四丈,呈黃黑色。這盤石就是阿珥楠禾場(代上廿一15),是耶布斯人阿珥楠打麥之地,大衛築壇獻祭之地,所羅門獻祭的祭壇所在。也可能是四千年前亞伯拉罕獻其獨生子以撒之地。

 因這塊磐石乃是當年猶太教聖殿中的祭壇石,叫人想起所羅門王以降一千年之久所殺的祭牲,那江河似的血流,把這一塊磐石染成黑色了。它象徵基督的寶血,止住了無數牛羊之血,成為全人類救贖的根源,何其感人啊!

 回教徒也自稱敬拜真神的,名曰「阿拉!」。他們說,當年祖宗亞伯拉罕在此所獻上的,並不是以撒,乃是回教祖先以實瑪利云云,所以這塊地應該是屬於他們的。

 在此寺之正方,有一簡陋的「回教博物館」,裏面堆放了一些回教寺中的古物,許多遊客在參觀。有一位客串導遊者對我說:「要不要我給你導遊解說?收費三磅!」在這簡陋的博物館中,其古物年代不會超過六百年,一切對我不生興趣,所以我拒絕了。我心目中所注意的,乃是猶太教聖殿遺物,所以我曾問一位執事說:「此地有猶太教聖殿的遺物嗎?」他答:「沒有,這裏只存放回教的東西!」

 我又大膽地問他:「聽說,猶太人打算要拆毀回教寺,以重建他們的聖殿,你的看法為何?」

 他答:「我不知道你所講的是什麼?」

 在奧瑪寺的南方,另有一座伊拉沙寺,乃是回教徒聚會所,呈長方形。在兩寺中間則有活水池,供回教徒洗滌之用。據說沙烏地阿拉伯國王就是回教寺的保衛者,因此任何人要控制上述兩座回教寺的話,都會受到全球回教徒反抗,而引起宗教戰爭的,所以以色列國雖然收復了聖殿,但是對於這一塊所羅門聖殿基地,至今尚未能收回,經上主耶穌所說的:「外幫人的日期」,似乎沒有滿足。

        每逢週五之日,聖城內外的阿拉伯回教徒,停止買賣,店鋪關門,人人穿上乾淨的禮拜服,到奧瑪寺禮拜去,空中祈禱的聲音,藉廣播系統,響遍全城。

 任何基督徒遊客,站在這一塊約可容廿萬人的廣場上,閉目沉思假想在此地許多神與人之間的故事,人與人之間的恩怨,理性與獸性的衝突,公義與邪惡的鬥爭,當年所羅門時代的大會盛況,以及歷代興替,邦國榮枯,不得不承認這個地方太不平凡了!

猶太教徒守安息日

耶路撒冷分新舊兩城。右城又分為四個區域:一是回教區正為上述。另一是猶太教區,位於西南方,包括哭牆直到糞廠門一帶,斷牆敗垣,一片荒涼,相信凡經過此地看到的人都會嘆息說:「為何如此呢?必然是此地的人離棄耶和華,行祂眼中稱惡的事!」大部分古老會堂與居民已經崩塌,猶太人尚無重新修造的打算,也可能是要故意留下來當作古蹟。

 禮拜六安息日,也就是猶太教基督徒聚會之日,早上六時,滿街皆是黑袍長鬚的猶太教徒。先是在哭牆之前聚集,頌念、呼喊、祈禱,然後唱著聖歌,分批走向各個會堂去禮拜,尾隨著一批猶太教徒,經過狹窄的古城街道,穿越阿拉伯區,我也來到猶太人區,登上一層樓房的樓上,這是臨時改裝成的一間會堂,約有一百名教徒聚集在可容八十人的室內,後至者只能站在門首。

「我可以進去嗎?」我問他們。

「不可!」他們回答。

「我只要看一看。」

「不行你沒有這一個!」他們指著頭上說:「你沒有這個蒙頭帽子。」

 猶太教徒無分老幼,一律黑袍黑紗帽,會堂內只有男人,沒有婦女。

 在遠處即聽到他們呼喊的聲音,他們在呼喊什麼呢?我站在會堂門首向裏頭探視,急欲了解一下真象。可是他們用手背擋住了,不肯讓我這個外邦人進入,因為舊約聖經有說,外邦人在神的諸約之外,像豬與狗一般地骯髒,不可與神的選民相混。可是,他們也沒有表示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可能了解我不是要參加禮拜,只是一位看熱鬧的觀光客而已。

 僵持到最後,忽然有一人收帕子放在我頭上,暫時代替了蒙頭帽,我頂著帕子,很自然地進入他們會中。

 聚會儀式似乎在停頓之中,堂內仍然熱烘烘的氣氛,他們在等待下一段儀式來到,多數人因無座位而站著,我在留意觀察堂內的設施。多數土生的猶太人不能講好的英文,他們經過商議,推舉一位大專青年學生,出來作翻譯,答覆我的詢問。

「那牆上寫的是什麼呢?」我指著前方正中央牆壁上的文字。

「那是十條誡命。」

「誡命下面那些文字寫的是什麼?」

「那是一篇頌禱文,代表信徒的奉獻與感恩。」

「這是你們的詩本嗎?」我隨手拿起座位上的一本小書問。

「這是我們的禱文,我們誦念的是詩篇。」

 猶太會堂中的設置很簡單,無偶像、無裝飾、無圖畫,但一切建築比之下方的回教寺,簡直不成比例。平日禮拜時,會眾零零落落,今天因為是五旬節,經新城那邊來的人不少。

 猶太教儀式注重呼喊,可能喊的是詩篇經文,由拉比區前頭領導,採用啟應的方式,聲音達到遠處。

 外表看來,呼喊聲音既熱烈,又高昂,但是沒有靈感,屬於血氣的喊聲,沒有接觸到神。

 我站在這座簡陋的會堂門首,聽他們一句一句的呼喊,留心觀察他們的表情,看出他們的用意,只是求取表面的熱鬧,聲音大,卻沒有一點心靈虔誠的敬拜。他們的心思是渙散的,目光是流動的,似乎缺少敬拜中心,找不到敬拜對象。雖然這樣一個宗教,但是他們的喊聲,似乎正難達到耶和華的面前。

 這就是猶太教今日的光景。

基督徒在主日聚會

 回教徒與猶太徒的禮拜完之後,第八日即主日,乃是基督徒活動之時間了。而信奉基督的派別又非常之多,其數目無法可以統計。他們在舊城之內建築亦佔全城四分之一,堂會樣式較新穎。

       一、希臘正教。原本是羅馬教之一,八百年前與羅馬分離,自行發展於歐洲之東北部,即今日之蘇俄、希臘、匈牙利等國,以君士坦丁為中心。此教派在聖城之勢力正龐大,不只雄踞錫波山頂,在其上建有希臘正教修院一所,最重要是佔據了傳統上的各各他。同時也在各各他山巔造了無數的殿堂,命名為:各各他堂、馬利亞堂、約翰堂、釘十字架堂、豎十字架、天使堂、尼哥底母堂、亞當堂、嘲笑堂、分衣堂、抹大拉的馬利亞堂………等等,名目之多,不能盡述。

        諸堂之中有一(亞當堂),說是亞當埋骨處。這種講法無可查證。同時,在亞當堂正中央高台,即傳說各各他主耶穌釘十字架地點,希臘正教人士鑄造了一具比真人略大的「耶穌釘十字架像」,插在那裏,那是希臘正教人士認為全球最神聖之地了。以上一片遼雲大殿,統稱為「受苦地」,說十一世紀時就是十字軍東征所佔領之地。這一片遼雲大殿原本就是十字軍時代的建築,由於年久失修,近年正在僱用工匠重新修理,遊客已經從外表上無法看到十二世紀的獨特風貌了。

        由於基督福音在全球的發展,世界各國前來聖地觀光的人越來越形擁擠,我們可以想像這一片原始的「受苦地」,每天參觀者的數目有多少了。可是經過研究,我認為真正的各各他受苦地,並不在這裏,乃是另有他地,個人的研究如下──

        一八八二年,居住在上海的戈登將軍,返英國度假時路經聖城,他經過仔細地探勘比較,認為位於大馬士革門之北約一百多公尺之墓園,才是真正的各各他,其旁聳立的小丘,狀如骷髏,丘之腰部有兩個大石洞,正為骷髏的雙目。土人說,這一處在傳說上稱為「詛咒地」,位古城牆之北,經大馬士革門進出的人,抬頭就可以看到它的地勢漸高,面對聖城,居高臨下。

英國基督徒根據戈登的報告資料,成立了委員會,通過泰晤士擬於一九八二年九月廿二日,收集兩千英鎊,購買了這塊土地,稱之為「墓園」,亦即是「戈登的各各他」,產權屬於英國各教派所共有。每個主日有崇拜的聚會,類似一般的奮興會。

所以,目前在聖地是有兩個「各各他」,其一為希臘正教所有,充滿偶像;另一為英國基督徒所有,清潔乾淨。

        二、羅馬教亦即是「羅馬大公教」,是根據羅馬帝國之首都羅馬為名的。由於主後三百多年,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作了基督徒,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首都羅馬的教會規模比較大,加上使徒彼得的遺體埋在羅馬城,羅馬教會漸漸行使「裁判權」指導整個帝國屬地的其他地方教會,組織日漸龐大,形成了日後的「羅馬大公教」。羅馬帝國崩潰之後,大公教會並未崩潰,仍然存在著政治之外的宗教組織與權利,君臨其他各國的教會,行使古老的裁判任免權,引起各地教會的異議,首先是十二世紀希臘正教宣佈自主,然後是十六世紀路德宗自立,在羅馬的大公教會失去了對東歐北歐的宗教統治權。

 

「羅馬大公教」最注重有關聖經上的聖地與聖物,如:在拿撒勒城建造了全球第二大的「信使堂」,為紀念天使向馬利亞報佳音,規模僅次於羅馬的聖彼得堂。在約旦河邊有「受洗堂」,以紀念主耶穌的受洗。在伯利恆有「聖嬰堂」,在橄欖山有「升天堂」,在畢士大旁有「安妮堂」,紀念馬利亞的父母,……等等數不清的堂會,規模都很可觀。

 另外,又收集古老的聖物,如:主耶穌的十字架,主耶穌的裹屍布、釘子、外衣、彼得屍體……等等所屬聖物,並鼓勵人敬拜聖物。羅馬教不注重神的話與聖靈,只注重聖地聖物。

 可是,由於希臘正教優先地佔據了耶路撒冷城內的傳統各各他,羅馬教無法取得這個在他們心目中認為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地方」,只好在各各他的東北角,闢建了法蘭西斯堂等三個堂。(事實上垂涎各各他聖地的其他教派,多如牛毛,亞美尼亞與埃及教派就在各各他之東北與東南角,各建有教堂,以分一杯羹。)在遊客來參觀的時候,各教派的教士都在念經做聖事。然而,在遊客心目中的印像是什麼呢?他們看見了如此眾多的教派奪此一地方,他們的反應不過是說:「你們是在十字架下面分耶穌的外衣罷了!」

 可是,在聖城的「基督教區」,羅馬教的教堂與修道院比比皆是,在一切宗教建築之中最聚規模。到了主日,神父、主教、修女、白袍黑袍,大量出籠,與希臘正教的神職人員,構成一幅宗教景觀。

        三、基督教各宗派。聖地在一般信徒的心目中,自然有其重要性。所以,世界各大教派,如信義宗、長老宗、浸信會等等大宗派,都在此地購建房舍,提供本宗位統留駐之用,其名目不可勝數,規模方向當然不能與上述兩派相較量,但也佔據一處的空間。

        四、亞美尼亞教派。對我們來說是比較陌生的一個教派,其地位於今日的蘇聯南部之亞美尼亞共和國,是首先以基督教為國教的一派。早期屬拜古庭帝國,歷史相當古老,勢力不小,他們奪取聖城西部的一角,建立了不少的堂會修院、博物館,形成今日的亞美尼亞區。不要小看這一個教派,他們的東西也不少,最主要的有——

一、聖雅各修院:其內有大雅各墓——耶穌十二使徒中之一位,原本是加利利海一漁夫,蒙召跟隨主,在教會初期殉道,被大希律王的孫子希律阿基百所殺。小雅各墓——主耶穌的兄弟,為早期耶路撒冷教會主要之長老,見使徒行傳第十五章。他死於主後六十年,在汲淪溪旁被人用石頭打死。經第四世紀後開始,傳說小雅各的屍體即被葬於本修院的祭壇底下。目前修院的房舍,還是十一世紀時代十字軍所建造的。

二、大祭司阿拉法的房子和博物館。前本是一處古蹟,紀念主耶穌曾在該屋子內逗留;後者藏有教會初期的古物不少。

 

 其他,如敘利亞修院、埃及修院以及許多不知名的修院,遍佈每一寸土地,無法詳述。四大區域中,以猶太人區最是荒涼。這些是耶路撒冷古城內的建築,都是宗教的建築物。

 還有那些城以外的聖地,外國的各國教派修院堂會等,如要一一介紹,勢必成為一本專書。總之,這是一個宗教城市,全世界無可比擬的偉大城市。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共 2 頁,目前在第 1 頁: 第一頁第一頁 上一頁上一頁 [1] 2 下一頁下一頁 最後頁最後頁
THEME_HOME >> tadnews >> 本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