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6人線上 (6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6

更多…

台北聚會處五十年來教會的簡史-吳華青

人氣1999
管理同工 - 教會五十年來 | 2013-07-19 18:37:50

台北聚會處五十年來教會的簡史吳華青

   大凡一個教會的創立,除了宗會之外,她的特性與立場,都與工人有關。因為工人在主前所領受的託付是怎樣,他所建造的工程,也必定是怎樣。台北聚會處教會的建立是主的忠僕,李繼聖弟兄開始的;李弟兄原籍山東煙台人,蒙恩後,在煙台查經處受造就。後來蒙主呼召到各處傳福音,足跡遍及東北、華北、華南、蒙古等地。也曾經跟隨宋尚節博士到各處傳道。李弟兄蒙恩後,因很追求聖經真理,經常和一些明白真理的神的僕人們在一起研究聖經,得著聖經真理的奧秘;尤其在日本人侵佔華北時,許多西國傳道人所珍藏的寶貴書籍,流散在市面書攤上,李弟兄經常逛舊書攤,見到寶貴的聖經參考書,如獲至寶,蒐盡錢財,購買到手,並且潛心研究聖經真理。因此李弟兄講道每次都有獨到之處;他在大陸各大都市的教堂講道,頗有名氣。

  主後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五月,由大陸來台北,住台北市金山街二十一巷十九號。李弟兄起初的計劃是在台北尋找真正奉主的名聚會。因為他的想法,他既是沒有任何宗派,或個人的背景,他也不願意進入任何宗派。後來他說:「現在宗派已經夠多了,我何必再擺一個攤子呢?」當時他想:如果我能找到一個奉主名的聚會,就該加入他們一起事奉主。但是兩個星期下來,他找遍了台北市,竟找不到一個奉主名的聚會。這時他心裡有一個很沉重的負擔,就和以後來的幾位西國同工:費理璧、郭瑞琳、威爾遜、聶爾遜等弟兄交通商量,先在金山街二十一巷十九號他的住處,開始有禱告聚會。這時還在等候,繼續在各處尋找,有的弟兄姊妹在家裡開聚會,請李弟兄去講道。兄弟就是在一位弟兄家聽李弟兄講道認識他的。後來到金山街去聚會。

   七月二十日在碧潭舉行第一次浸禮,並在同日開始擘餅。我們開始敬拜聚會是在金山街李弟兄家裡,只有八個人,李弟兄帶領,非常嚴格。姊妹蒙頭,且不講話。那時天天晚上查經,李弟兄查奧秘,費理璧弟兄查何為奉主的名聚會。這都是我從來未曾聽過的,所以熱心的追求,天天去,從未間斷過。九月間趙世光牧師自上海(淪陷)赴美轉來台北,報告淪陷後的教會受控制的情形。因趙牧師特別有傳福音的恩賜,就租了第一女中大禮堂,舉行三天大佈道會,每晚參加的約千餘人;那時教會還沒有詩班,是請許昌街青年會詩班參加獻詩。當他們穿著整齊的詩袍上台時,威爾遜弟兄立即把李繼聖弟兄叫了去,說:Charles Lee, Charles Lee快來看,巴比倫出來了,巴比倫出來了。李弟兄好怪,甚麼巴比倫出來了?他把李弟兄叫到講台跟前去,指給他看,原來是詩班穿的詩袍。因為這是從天主教興起來的,和他們的神父主教,基督教的牧師上台要穿聖衣是同一個道理;他們說:耶穌是在講台後面,天主教在牆上釘著十字架,十字架上有苦像,都表明耶穌在那裡。當神父或牧師或詩班,面對大眾站立,背對著耶穌顯示不恭敬,所以要穿聖袍。這種信仰,不但是迷信,也是把耶穌當成偶像了。所以弟兄們明白這個真理,就說這是巴比倫的東西。因此後來我們教會的詩班,多少次要作詩袍,李弟兄不准;甚至有一次吳雲章弟兄把詩袍做好,奉獻到教會來,李弟兄還叫他拿回去。舉這一點,你就知道李弟兄對於遵守真理多嚴格。還有新蒙恩的姊妹,在擘餅的時候,站起來禱告;李弟兄暗暗地扯她的衣服,叫她坐下。所以我們聚會的秩序,是遵受守真理--使徒的教訓,林前十一章116節,姊妹蒙頭;及林前十四章3435節,姊妹在會中不開口。初初實行起來,還真是不容易。不但有人反對,甚至還有人批評李弟兄古古怪怪。但是確實看見主的同在和賜福,聚會以來不過幾個月,神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教會。李弟兄的住宅,不過二十幾建坪,早就容不下了。主日聚會分上午、下午和晚上。上午在金山街,下午在植物園租電影攝製場,大約一、二百人;晚上在金山街擘餅。平時從周一到周五,晚上七時半到九點,都在金山街查經。周六晚上是青年聚會,也在金山街。當時有一批大學生,從大陸來,沒有上課,住在七海公司,郭瑞琳、聶弟兄等西國弟兄,到他們中間去傳福音,也帶領了不少青年人歸主。後來青年聚會人也坐不下,當前唯一的目標,就是到處找地準備建堂。每天吃了早飯後,李弟兄同著李俊儒弟兄,騎著腳踏車,到處去找,打聽;他們首先看重的一塊地,是植物園旁邊靠南海路旁的一塊地,一打聽是日本時代的跑馬場。問市政府,回應是既不賣,又不租,只好放棄。又等了一段時間,還是找不到,只有報告,請大家禱告。當時是吳國禎先生作台灣省主席,吳夫人很愛主,請李弟兄每週五一次下午在她府上查經。經過一段時間,神也很賜福。後來吳夫人問李弟兄,你們要不要建堂呢?李弟兄答:要啊!問有否地皮?答:沒有,找不到合適的。吳夫人講:我告訴主席,請他們給您找一塊。不久夫人告訴李弟兄:有一塊地是空地,但是這地在植物園內,既不能賣又不能租,可以無條件的借您使用,您蓋了禮拜堂之後,無價使用十年。十年後,土地連建築物歸還政府。這個條件您看能接受否?那時政府的計劃是兩年準備,三年反攻,五年回大陸。況且我們百分之九十幾,都是大陸來的,既無恆產,又無錢財,若叫我們籌錢買地,也真買不起。當時覺得這個條件對我們非常合適。等李弟兄照地目找著這塊地之後,他雙腿跪在那塊地上向神獻上流淚的感謝。「神啊!您真是奇妙的神,我們開始看中的就是這塊地,您就把這塊地皮賜給我們。您真是聽禱告的神,我感謝您!」

 主後一九五○年(民國三十九年),九月三日獻地感恩。之後不久,一天下午李弟兄同第五子保羅及李俊儒弟兄,到植物園量地,並用繩子圈起來,釘標界。那天很熱,在量地時,保羅對父親說:「爸爸!這地真好,我們一定要建起來。」

 地量好後,保羅弟兄獨自一人到淡水河去洗澡,哪知就這一去不還,慘遭滅頂。全教會都極其悲傷尤其是李弟兄當時還在瞿荊洲府上領家庭聚會,講到希伯來書十二章一至二節時他的心中好像有所感觸,一再的重復「仰望為我們創始成終的耶穌」這句話;後來他認知是主的啟示。保羅最愛主,也是他最心愛的兒子,自然他的心理有無限的傷痛。然而因有主的安慰,他並沒有因此停止領會,那時每天都有查經,主日上下午都有講道。又因時局緊張,先後從大陸來的西國同工,一個一個的早都離去。但是神卻與他同在,他仍是努力的工作;並下定決心走使徒保羅所走的道路,就是當教會建起之後,他就離開。李弟兄邀請了十二位建堂委員,開了幾次籌備會議,籌備建堂工作。當第三次籌備會議中,李弟兄自動提出,將金山街二十一巷十九號自己住宅抵押銀行貸款,所有委員均大受感動。我們教會從開始就是無宗無派,完全照著新約聖經教會的樣式建造。因此我們既無差會支持,又無個人或團體的幫助,只是單憑信心仰望教會元首基督。前面說了,我們都是大陸來台信徒,教會沒有任何建堂基金,弟兄姊妹也無恆產,李弟兄不勸捐,不籌募,並且遵守聖經教訓,對於未信主的人,分文不取。只有在聚會地方設一個奉獻箱,主日聚會時報告;唯一的秘訣,就是在禱告上下工夫。但看見聖靈奇妙的工作,有的弟兄將心愛的以撒擺出來,也有愛主的姊妹把極貴重的香膏貢獻出來。不久新台幣就有一萬多元。此時剛改幣,五元台幣合一元美金,而聚會的兄姊多係軍公教人員,可說盡了力量。此時建堂委員又開了一次會,弟兄們有些寶貴意見,然而李弟兄總是守住他信心的原則。為了要使愛主的兄姊知道有代禱的託付起見,當時印了「建堂啟事」,其文如下:

 

  本聚會處自去年五月在台北金山街開始奉主名聚會以來,深蒙神的賜福,因人數日增,聚會容納不下,乃借用植物園內攝影場聚會,雖然因陋就簡,感謝主的恩典,參加聚會的弟兄姊妹甚多,而聖靈工作歸主受浸者亦日眾,聚會處所頗感狹小,且不能儘量使用,諸多不便。經眾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恆切禱告,蒙主恩賜臺北市南海路地基一塊,擬即在該地興建會堂。惟本會向以仰賴「使無變為有」的神為我們供給的來源,並無差會及個人為後盾。如主內同道受神之託付,樂意奉獻者,願神使用而作成此事。我等不過是神之管家,願意為祂盡忠。更希望主內同道,效法馬利亞在主的「美事」上有份,更如她「盡所能」的奉獻來榮耀神。

           臺北市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建堂籌備會啟

    啟事印發,詮釋為了在本處聚會的弟兄姊妹;兼或寄給少數弟兄姊妹原在本處聚會,而後到外地者。感謝神親自動工,感動了許多兄姊在此聖工上有份。當時所有收到奉獻的款項,雖還不到估價總數的一半,但李弟兄經過禱告,憑信心就開始建造。於主後一九五○年(民國三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主日)上午九時半在南海路建堂地基上,舉行奠基典禮,安放基石及紀念物於地基內。那時不但工程進行順利,且看見信實的神真是耶和華以勒。分期付款,銀行雖無存餘,但每到付款期近,就有預備,奇妙的神蹟非常之多,有時第二天該付款,頭一天還沒有錢,經過李弟兄迫切禱告之後,到了付款時就有了。並且我們的地基是延伸了兩次的,起初連後面一排三間辦公室,一共是六間;一個窗戶是一間,但李弟兄覺得太小,往後延伸一間,是七間。剛把地基打好,又來了錢李弟兄決定再加一間,共八間(連講台在內)。一棟可容五百人的大會堂,連同後面三間辦公室及裡外一切設備,新台幣壹拾壹萬餘元,憑著信心一氣蓋成了。感謝讚美主,一切都是這位創始成終的主耶穌作的。到一九五一年元旦,我們就遷到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聚會。當時有許多外面的的人來聚會,一面是要聽李弟兄的講道,一面也要看看他信心所作的工作。所以每個主日上午,不但八十條長椅子坐滿,而一百多張小圓椅子,會堂內的走廊加滿;可以說擠得水洩不通。因此後來才在會堂外面兩旁蓋上走廊,有培靈佈道特別聚會時,兩邊加滿椅子,可坐八百餘人。

    會堂建起後,建堂委員成為教會的執事。他們商議在聚會處空地蓋一棟平房,為李弟兄的住宅。李弟兄知道這事,竭力反對並阻止。他說自己有房子住,即使沒有,也不願讓弟兄們在聚會處為他蓋房。他主張傳道人不住在聚會處,免得使人誤為坐堂牧師,並給教會添許多麻煩。他又說:「我在一個地方不會住的太久,每到工作起來了,會堂建好後,主就會帶領我到別的地方。過去在大陸上是這樣,今後也仍必如此。」果然不錯,在聚會處建起來之後一年多,他就離開台北到南洋去了。

    李弟兄留下許多美好的腳蹤,例如他不但不住在聚會處,他傳道單憑信心,不拿薪水。開始弟兄們還真不習慣,給他教會的的供給,他不要;弟兄們想,他一家人怎能生活呢?後來幾位弟兄商量,當時公會裡傳道人的薪水,至少的也有八百到一千元多。就是清苦的中學教員,也可以拿到四百到五百元。弟兄們約了四位弟兄,每月每人奉獻一百元;這也是他們的愛心。但沒實行多久,被李弟兄發現了,他就問弟兄們是怎麼一回事?當他知道了之後,就責備弟兄們不應該如此作。因為他是憑信心仰望神的,不要他們負他責任,這件事當時就取消了。他走信心的道路,到地是怎樣的呢?後來我們才明白,他完全仰望信實的活神,負他全責。神知道他的需要,聖靈自會感動弟兄姊妹,將他應該擺上的,奉獻出來,用紙包著,寫著他的名字;收錢的人見了交給他。那就是神給他的供給。他親口告訴筆者,當他蒙召時,是他正作洋行的生意很順利的時候。那時手裡有一點錢,當他有感動要放下生意作主的工時,曾去見神的老僕人,說明他心裡的感動;那位神的僕人對他講,傳道是如何的苦,這個信心的道路是如何難走。但他不能不順從他心理的感動,到後來仍是放下他的職業,奉獻自己為神使用。當他奉獻了之後,在去見那位神的老僕人,他又告訴他:作神的工作如何的美,如何的喜樂,走信心的道路神會如何的看顧。

 但是有一些他的同事譏誚他,說他發神經,好好的生意不作去傳道。而教會裡面的同工,也譏誚他說:「你能傳道?!走信心的道路?沒有薪水拿啊!」他在起初傳道的三年,沒有收到奉獻。就將他原來的儲蓄拿來用,並供給他的同工,三年後,當他的儲蓄用盡了的時候,那位帶領他的神的僕人,一天忽然有感動,問起教會裡的幾位負責弟兄,有否對李弟兄奉獻?他們都一個一個的回答說,沒有。他們才知道,就彼此對問的說,這樣他一家人怎麼生活呢?他們在神面前認罪說,我們虧欠了神的僕人。他說當他將自己的擺上了,神的供應就來了。

    當李繼聖弟兄負責的時候,講台方面,偶而他也請外面的人講道。但有一個原則,凡在台北有教會的,不管他多有名,一律不請。我說在起初偶爾請的,像遠東青年歸主協會,他們只是一個傳福音的機構,從不設立教會。他們的負責人和李弟兄很熟悉,所以有時候他們來傳福音;但有一次他來了,一上講台就宣佈「請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禱告。」等了一下,沒有弟兄禱告;總是那位操山東口音的老姊妹站起來禱告。以後李弟兄不再請他們了。除了他知道我們持守聖經真理的立場,像姊妹在聚會中蒙頭,不公開禱告;為了要保守真理的見證緣故,一律不請外面傳道人來教會講道。新堂建起後,第一次培靈佈道會是請王峙弟兄來主領,一共三天,會堂兩側走廊,都添滿了小椅子,保守點估計也有六百人。頭兩天講的非常之感動人,就是第三天他在講到彼此相愛時,他說不論你是小群大群,蒙頭不蒙頭,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彼此相愛。好了,接著主日聚會,姊妹大都不蒙頭了。弟兄姊妹有感覺的不多,惟有李弟兄難過得要死。他親口對我說:「吳弟兄,以後講台不可隨便請人。建立一個見證,是多麼困難,可是拆毀一個見證,太容易了。」

    會堂建起來後,一切事奉工作又有一個重新開始,首先是一切聚會改在新堂。辦公地點也遷在聚會處內;以馬杵斯函授學校,原在李先生住宅辦公,自新堂建起後,也遷在會堂後面辦公室內辦公。青年團契原在李宅聚會辦公,因後來鬧事故,曾經被李弟兄停止了。新堂建起,又再重新開始。雖然人沒有從前多,但都是學生,很單純。

 第一年,一九四九年共有四次浸禮,計有弟兄十六人,姊妹十四人,總共三十人歸入主名。第二年,一九五○年,共有三次浸禮,弟兄姊妹共六人。一九五一年新堂落成,二月舉行新春佈道大會一週, 三月十一日舉行會堂落成後,第一次浸禮,計有二十位弟兄,二十一位姊妹,共四十一人歸主。全年共有三次浸禮,六十四位弟兄,四十五位姊妹,總共一百零九人歸入主名。願榮耀頌讚歸與父神。

    李先生是我所見到最能講解聖經及真理最清楚的傳道人,他有神特別賜給的查經恩賜。他不但用聖經講解聖經,而且每次講解總有獨到之處。因他忠心於主又有追求,故神將創世計畫與奧秘真理託付了他,始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筆者從他公開的查奧秘兩遍:一遍是在衡陽路20號樓上開始,不久移到他的家裡。第二遍是在新會堂落成後,在會堂公開的查經。第三遍是在他家裡小組查經,是討論問題式的查經。每次查經都寫筆記,而且過後潛心追求、研究,深覺奧秘真理的寶貴。所以李弟兄去南洋後,我在台北也公開查奧秘兩遍,小組查經造就工人兩遍;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查過兩遍。李先生一再地囑咐我:「吳弟兄,你一定要把奧秘寫出來!」我答應過他,也答應主,要寫出來。

    主後一九五二年三月九日,李弟兄宣佈將於三月底赴南洋,教會行政及事務,交王紹文、吳從先兩位弟兄負責;教會的講台及屬靈的帶領,交吳華青及呂耀謙兩位弟兄負責。當時筆者還在台北師範任教,呂耀謙弟兄在淡水中學教書。白天去學校上課,晚上去會堂查經;從週一到週五除週三晚是禱告交通聚會外,都是查經。週六晚在新公園傳福音。這是教會自金山街開始以來,沒停止過的聚會。那時每到週六晚上六點多就開始,先是青年弟兄搬運機器,福音佩帶白布條,繡上紅字「信耶穌得永生」;「主是道路、真理、生命」等標語。七點弟兄姊妹出發,配上福音帶子,一齊到新公園音樂台,作了禱告就分散單張,請客人。七點半唱詩、講福音;然後作個別福音談道、簽名;散會後再作禱告。弟兄們有的檢場,分別回家。直到一九五四年五月,因地點政府有用,傳福音改在週四晚,到十月週四晚也不借了。於是每主日午後一時半起,在植物園涼亭內及周圍附近傳福音,個人帶著小凳子,掛上詩歌,唱詩、散單張、請客人、作福音談話,簽名直到三點半回到會堂來聚會。主日上午八時開始兒童主日學,九點半開始福音培靈聚會,到十一點散會。中午在植物園傳福音,三點在會堂查經造就,四點至五點擘餅敬拜。週四下午三點姊妹聚會。週五下午三點姊妹禱告聚會。這是實行了許多年的時間表。那時因教會注重傳福音,經常有慕道友來教會聽道;一九五二年和一九五三年,有四十一到五十五人受浸。一九五四年全年四次浸禮,共一七六人歸主。一九五五年有五次浸禮,一六五人歸主。可見教會要注重傳福音工作。

    那時教會配搭的同工有:張彼得、張統華、薛子富、薛榮年、黃偉等弟兄,後來有曾位中、許煒、林強等弟兄。這些弟兄們不但在真理上同心,在事奉上同工,且是在福音工作能擺上的。再說呂耀謙弟兄,從開始我們都在一起與李繼聖弟兄同工的;不過可惜他住在淡水中學學校宿舍,較遠一點,李弟兄的奧秘查經,沒有參加,這是他吃虧的地方。李弟兄去南洋後,把教會工作交代我們四個人。吳從先弟兄管教會的會計和出納。另外管全教會弟兄姊妹擘餅名條和出席登記卡。王紹文弟兄管理教會看堂工人,和修繕工作等事務。吳華青負責講台安排,查經造就,擘餅接納,探訪及所有公務處理等;因為除了聚會及開會時間,弟兄們平常是不來辦公的。吳弟兄除了聚會、探訪之外,還要天天來聚會處辦公的。當然帶職事奉是辦不到的,所以當李弟兄要去南洋之前,我曾向李弟兄表示,我要辭去學校的工作,專心傳道;他立刻給我否定說:「你不要!你要等候主。」到一九五三年,李弟兄走一年多後,教會需要全職事奉的工人非常孔急,弟兄姊妹的呼聲和禱告非常迫切;這時我不再考慮就毅然的下定決心,向校長遞上辭呈。那是民國四十二年七月底,剛剛一個學年結束時,校長問我有何高就,我說:「不是高就,我是奉獻傳道。」他說:「傳道也可以教書嘛!」我說:「不行,若是傳道再兼職,恐怕兩樣都作不好;請准我辭了,好專心傳道。」於是校長就給我批准了。當我辭去學校工作之後,再寫信告訴李弟兄,不料他的回信竟是:「感謝神!這就是我多年在神面前求的,神竟成就了」。教會在一九五二年六月二十日出版「見證」月刊創刊號,報導教會的見證。初由張彼得弟兄負責編印,吳華青寫稿審稿;後來擴大裝訂成冊,起初發行全台灣,後來遍及南洋、美國各地;全是免費供應,長達八年之久;終以經費負擔太重而停刊。許多讀者深為惋惜。

    一九五二年七月富力農弟兄偕眷由加拿大來台,先在本教會參加事奉,後在北投開始傳福音,由台北弟兄姊妹去配搭協助。十月間巴堪仁弟兄夫婦來台中,買自由路八號房屋一棟,開始傳福音,台北呂耀謙弟兄去協助開荒工作。李繼聖弟兄九月返台,公開查經,查考神在創世以前及創世以來兩大計畫,使弟兄姊妹徹底明白聖經中的奧秘及時代真理,堅定信徒之信心,以迎接異端之挑戰。李弟兄於二月九日再度去南洋傳道。一九五三年二月十三日,以馬忤斯聖經學校總校校長哈勞弟兄來台訪問台灣分校函授事工。那時台北分校工作已頗具規模,由吳華青弟兄擔任分校校長。陳炯老弟兄任教務主任,學生很多。台中聚會處設有支部,由巴美德姊妹任負責人。八月間在日月潭名勝區舉行第一屆基督徒夏令會,到會八十餘人,由台中聚會處主辦。以後每年於暑期都舉行一次夏令靈修會,由台北台中輪流主辦。講員有時特別邀請,有時由弟兄們輪流擔任。

    一九五四年春,北投福音工作自富力農弟兄遷去後,加緊展開,多人蒙恩,原借圖書館聚會甚不方便,乃由郭紫峻弟兄陪同尋找建堂用地,選定北投國小對面一塊基地開始建造使用,很快成立聚會處,傳福音、擺身體見證。胡慎之弟兄於六月間到嘉義灣橋肺病醫院,探望信徒作個人佈道工作,數月後,深感有在該處成立聚會處之必要,乃與台北負責弟兄交通;並由吳華青弟兄親去探望,決定蓋一間簡單竹屋,建立灣橋聚會處,一年之內,近百人歸主蒙恩。由胡慎之弟兄在該處負責福音工作,台北弟兄們托著。台北教會數年來,對於福音工作,非常注重推展。不但是每週有一次新公園音樂台的傳福音,每主日一時半在植物園草坪上也有一個小時以上的傳福音,撒單張及作福音談話。所以在一九五四年有六次浸禮,共一百七十六人受浸歸主。一九五五年六月起,教會開始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守望禱告,由弟兄姊妹自認時間;每次以十五分鐘為限,在原地禱告。每週印發禱告事項,使禱告方向不致混淆。

    起初建會堂除會堂及連帶後面三間辦公室之外,就是廚房和廁所;實在不敷使用。於是經過禱告,長老同工們開會商量,決定再在後面建一排辦公室及主日學教室。會堂兩邊走廊及整個聚會處之圍牆亦同時興建。感謝主頓決寬敞多了。除了兩頭一間分配為以馬杵斯函授學校辦公室,一間分為長老辦公室外,中間有拉門隔為四間主日學教室。

    本年八月初,借淡水純德女中校舍,舉行全省聚會處第三屆夏令靈修會。會中有虎尾徐晉三弟兄邀請吳華青、呂耀謙、巴堪仁、程清水等弟兄,為虎尾弟兄姊妹聚會地點禱告。感謝主!到大會結束那天晚上,大家同受聖靈感動,覺得應在虎尾成立教會。九月初,本人得虎尾弟兄們邀請,在虎尾開始培靈造就聚會七天,並遵守聖經真理,正式成立奉主名聚會。選定本年十二月中旬,借糖廠中山堂為佈道場所,舉行三天佈道大會;由筆者任講員,台中巴堪仁弟兄領詩,西螺程清水弟兄翻台語。感謝恩主,聖靈大大作工,不但偌大之中山堂坐滿,而且每次聚會聽道之人深受感動,會後簽名歸主的人甚多。這次有薛榮年弟兄隨我去虎尾搭配工作,大會結束後,弟兄們把薛弟兄留下牧養教會,並借糖廠幼稚園教室聚會。

    黃偉弟兄於十二月間在基隆和平島借屋傳福音,蒙恩人甚多,建立奉主名聚會。一九五七年二月間在台北市南機場區舉行三天露天佈道大會,日期是幾個星期之前訂的;又經過弟兄姊妹多時的禱告;但到佈道前一天廣播電台報告,有颱風大雨要來。南機場新和村是國防部聯勤眷屬住宅,弟兄姊妹的住屋都很窄小,故借用各眷村聯合廣場,舉行露天佈道會。為了主的福音得傳開,弟兄姊妹迫切禱告,第一天晚上沒事,人很多,僕憑信心講完道時宣佈:「明晚繼續,相信主叫風雨不來。」弟兄姊妹擔心,吳弟兄如此宣佈,萬一明天颱風來了怎麼辦?結果第二天白天有點陰雨,到了晚上,真是無風無雨。很大一塊場地,坐得滿滿的人;講完了道,有好幾十人舉手接受主。感謝父神,榮耀歸給祂!第三天晚也是一個好天氣,直等三天佈道完了才下雨。不但如此,佈道會後,曾位中弟兄作見證;他在佈道會之前,默默在神面前許願說:「這次南機場傳福音,若有一百人簽名,我就辭去工作,下來全職事奉主。」原來他在橡膠廠工作,結果那次南機場三天佈道會後,共有一百多個人簽名信主;所以曾弟兄實行諾言,傳完福音就辭職了;先在台北事奉主,後在埔心、龍潭等處傳福音。完全憑信心傳道。

    主後一九五八年,春節期間擴大傳福音,分別在本會堂、植物園及南機場眷村等處舉行;主不斷的將得救的人加給教會。每年多的有五、六次浸禮,總有一百多人受浸。四月間李繼聖弟兄及師母自新加坡經香港來台,在台停留一個半月,五月三十日返星。李弟兄多年辛勞,身體軟弱,患有高血壓及心臟病,極需休養,這次抱病來台,主要是對內勉勵信徒要離開不義,追求公義、信心、仁愛、和平(提後二1922)。此外,主要工作是在五月二十日下午擘餅後,公開按立王紹文、吳從先二位台北教會的長老,負責管理神的家;又印證吳華青、呂耀謙兩位弟兄為神的使者,負責傳揚神的信息,牧養神的教會。我們四位弟兄在教會裡事奉神,經過十年之考驗,證明是聖靈設立的(徒二十28)之後,李弟兄來函,因身體不適,擬赴印尼休養,邀筆者去新加坡暫時代他工作。於八月二十七日應邀赴新加坡,與那邊弟兄姊妹會面,並帶領弟兄姊妹查考真理的奧秘。李弟兄把工作交代吳弟兄,就去印尼看望教會。有一晚上十二點過了,有一位周弟兄來叫門,開門之後始知他的小兒周天佑發高燒,患小兒麻痺,來請李弟兄去禱告。李弟兄不在,只有吳弟兄去。去周家之後,見周弟兄夫婦及周小弟都啼哭流淚,我問天佑小弟弟,你信主會醫治你麼?他立即回答:「我信主一定會醫治我」。他在床上躺著,發著高燒;我即按手為他禱告:「主啊!你是喜歡小孩子到你面前來的,天佑現發高燒,患了小兒麻痺,僕人懇切祈求你醫治他,叫他能站起來,完全好了,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祈求,阿們!」他母親扶他立刻站起來,在床上破涕為笑,讚美主。當時在新加坡小兒麻痺非常流行,政府通令各家,有小孩的要去衛生所打防疫針(即沙賓疫苗),有患麻痺的必要送醫院隔離,否則,處罰。周家還有大兒天恩,均是十一、二歲,就帶天恩去注射。衛生所問他:「你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嗎?為甚麼不帶他來注射?」他父母又不敢說他剛得過麻痺。若說了,要罰錢的,因為沒送醫院。於是勉強把小兒天佑也帶去注射。這一注射,立即又發病了。過了一個多禮拜,周弟兄又來請我去禱告。我問他:「不是好了麼?」他才對我講出上情。第二次又去按手為他禱告。感謝主,這次主又醫好了他。過了約一個月之後,主日母親帶他來聚會,因教會是租青年會禮堂,在二樓聚會,要上樓梯;當母親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的上樓梯,上到最後一步,他突然雙腿跪在地上,因患過麻痺的腿沒有力。這時弟兄姊妹才肯定他是患過麻痺的。感謝讚美神,祂是聽禱告的神,用神蹟證實祂與我們同在。十多年後,天佑和他父母一直都紀念我們。

    過了一個多月後,李弟兄由印尼返星,安排我到馬來西亞的新山、笨珍、吧生、怡保、吉隆坡、馬六甲、野新等地教會,傳主的道。最後又回到新加坡;李弟兄一再的囑咐我:「吳弟兄,你要把奧秘寫出來!」我答應:「好!」在新馬約半年時間,然後回台北。當然在這半年內,台北方面,辛苦了呂耀謙弟兄及其他同工們。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愛筵交通會上,報告半年來在新馬各地工作概要,將榮耀歸給父神!接著二月十至十三日,四晚新春佈道大會。在佈道期間,有以馬忤斯聖經學校董事長麥克禮弟兄,來看望台灣分校工作。於十三晚佈道會中作見證,述說前年美國五位青年在厄瓜多爾食人之奧卡族部落傳道,被當地土人殺害,其中一位即麥克禮之子,見證輔以幻燈,感人至深。

    埔心福音工作開始,因易瑾弟兄對埔心軍眷有負擔,特請台北教會前去做福音開荒工作,並請薛子富、謝志超、張統華等弟兄,先後去傳福音,由薛子富弟兄主持。主將得救的人不斷加給教會,乃積極籌建會堂。經九個月的時間,蒙恩之人甚多,十一月廿九日有二十多位弟兄姊妹受浸歸主,榮耀歸父神。

    感謝主恩,台北教會工作積極向外擴展,同工差遣出去甚多,深感牧養工作,人手不夠;弟兄們同心禱告,覺得有增設長老之必要。吳華青弟兄向長老們推薦,擬請郭紫峻弟兄與謝明山弟兄出來擔任長老職分。經呂耀謙、王紹文、吳從先三位同意,乃與郭、謝兩位弟兄商量,得其答允,訂於一九六○年一月愛筵交通時公佈設立。從此,我們每週一次長老會議,乃是六位,共同處理教會事務,分別擔任牧養工作。三月十二日埔心教會舉行獻堂感恩聚會,台北教會十餘位弟兄姊妹前往參加,共同感謝主恩。

    李繼聖弟兄於四月十九日返台,教會兄姊數十人至松山機場迎接。李弟兄這次抱病來台,對內培靈講道以擺見證為主題。精簡教會事工,教會唯一刊物「見證」,歷時八年,終因經費負擔太重,稿源缺乏,乃決定停刊。六月十八日教會舉行愛筵歡送李弟兄。

    聚會處租地係自一九五○年十月一日至一九六○年九月三十日止,十年到期了,遂將房舍一起交還政府。於一九六一年一月十一日省政府批准繼續租用三年(迄一九六六年准購屋交換使用,先是兩年為期,至一九七○年後方改為三年一期換約),並指定一棟在台北,一棟在北投;在台北市永康街一棟樓房,在北投的一棟平房。後來北投的不要,又指定換台北中和鄉,於是賣掉北投的房子,買了中和市兩棟,三年換一次約,直到如今。

   一九六一年五月十一日,李繼聖老弟兄於香港親戚家,因腦溢血歸主安息,享年六十一歲。台北教會眾弟兄姊妹聞訊莫不傷悲。一面去信安慰李師母及其家屬,一面於五月十四日公告眾弟兄姊妹,為李弟兄家屬代禱。

    一九六二年六月「敬拜事奉詩歌」出版,因編者非常忙碌,初有張統華弟兄同工,合作挑選;後來張弟兄去了埔心,編者一人修詞,編排、抄譜、送印刷廠,校對八遍還有錯;校對好了,上版之後又有錯,所以這本詩歌費了許久的時間才出版。

    一九六三年新店教會開始成立,由郭紫峻長老趙恢吾弟兄負責。初在新店太平路聚會,台北教會經常有弟兄去支援。後遷至新店安康路一段2016號,是郭紫峻長老宿舍,奉獻教會為新店基督徒聚會處使用。趙恢吾弟兄歸主後,由許煒弟兄負責牧會,仍是台北弟兄們去幫助。

    一九九六年「甘露」出版,是幾月開始,筆者也查不出來了。但知道這是那時青年團契所出版的刊物。起初是傅平弟兄主編,後來有幾位弟兄陸續編輯,直到一九八一年七月一日,出了四十六期;剛好出了南海路三十年特別刊物而停。前後支持了十五年,頗不容易。嗣候,教會每週出週報一張,所有教會重要的消息,各個聚會的時間和內容,講台信息綱要等,皆刊登於週報上。

    一九六七年八月三日,在台中舉行全省各聚會處同工交通會議,討論以馬忤斯聖經函授課程需要修改、重訂、翻譯、出版工作。當時推定台中方面:巴堪仁弟兄、吳然弟兄,巴美德姊妹;台北方面:吳華青弟兄、呂耀謙弟兄等為編審委員;由吳華青擔任主審,負責定稿、出版等工作。自「神的僕人」、「聖經教導我們甚麼」、「基督徒生活」、「基督徒長進指南」、「約翰福音」、「使徒行傳」、「羅馬人書」、「聖靈位格和工作」、「彼得與教會」、「基督徒基本信仰」、「聖經每卷概要」、「教會真理」和「聖經預言」等十三個課程。每個課程至少十二課,多到二十幾課,共花四年的功夫,全部修改文字,對照原文保持原意,有的重譯,有的裝訂成冊,全部重印,煥然一新。出版後,所有採用中文課程的如: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台中等各地,都向台北購買,略收印刷費。此在文字工作上,是一大工程。感謝主恩帶領完成,榮耀主名。

    一九七一年元月一日,陳華星弟兄加入教會全時間事奉主。並組織青年福音隊,由陳弟兄與左守拙弟兄帶隊赴虎尾教會配撘傳福音工作。二月間何曉東弟兄來台,除南海路外,在各教會傳道。台北教會在五股購買房屋,設立聚會處,由謝志超弟兄負責傳福音,台北弟兄去協助。

    吳華青弟兄於八月十日赴美國、巴西等地傳道。原訂去三個月即返台,不料去聖保羅後,卻被那邊弟兄姊妹留下,為台灣傳道人多,可是到南美來的,非常之少;更適逢在那邊傳道多年之工人,決定赴美國以馬忤斯聖經學院深造,正缺工人時,他們認為這是神的差遣,勸吳弟兄辦居留。於是吳弟兄經過禱告後,就決定留下來了。況且離聖保羅約一百公里處之金邊市 Campinas),為巴西第二大城市,有華僑約二、三百人,我們設有華僑基督教會。那裡原來的工人因患肝病及高血壓,不能工作。他們也來要求我到金邊去牧會。所以作主僕人的,要看主的差遣,和工作的需要,不能隨自己的心願選擇。在那種情形之下,豈能不理走開呢?至於台北方面,有呂耀謙長老及陳華星弟兄,並有好多位帶職事奉的工人,像胡子遐弟兄、唐賢鳳弟兄等;所以就在那裡定下來了。一待就是八年過去了。

    一九七三年元月廿一日,王紹文弟兄夫婦赴美。三月底林口聚會處正式成立,由謝志超弟兄負責。自十一月份起,南海路主日上午福音聚會開始以英語講道,國語翻譯;由美籍魏思道弟兄負責,教會通英語的弟兄配撘翻譯。一九七四年十月八日,吳從先弟兄在美息勞歸主,台北教會於十一月二日舉行追思聚會。

   一九七五年元旦起三天福音聚會,由艾德根弟兄主領。南機場新和村因改建而拆除,定期聚會改在吳俊欽、袁思敬、許良弼及李一華等弟兄家輪流舉行。三月十九至二十一日三天培靈會,由麥威廉弟兄主領。李繼聖弟兄著之「道路真理生命講章」及「但以理十講」於三、四月間出版。

   一九七六年元月一至三日有新年福音聚會。四月三日、五月二十二日及七月十日舉行三次福音茶會,邀請主日上午福音聚會慕道友參加。一九七七年四月份起恢復以國語講道,傳福音及培靈並重。四月六日美國芝加哥以馬忤斯聖經學校校長哈里賽弟兄來台北商討工作之展開。中壢基督徒聚會處於四月二十三日開始聚會,台北弟兄去協助。台中聚會處在健行路建的新堂落成,於四月五日舉行獻堂感恩聚會。呂耀謙弟兄於十二月下旬去星馬傳道,主領當地之金馬崙退修會,於一九七八年元月十一日返回台北。

    二月六日張鳳閣弟兄夫婦自美返台,投入教會全職事奉。陳華星弟兄於九月間赴西螺神學院進修。美國承認中共,與台灣斷交,並讓中共進入聯合國;一九七九年外籍同工紛紛返國。郭瑞琳夫婦於年初退休回澳洲,結束靈光醫院工作。台中巴堪仁夫婦於五月三日退休返美。北投富力農夫婦於五月二十四日退休返加拿大。台中艾德根弟兄全家亦在六月中返蘇格蘭渡假。

    吳華青弟兄夫婦於六月二十八日自巴西經美返台,離國八年再入國門,倍感親切。不再作流離國外的僑民了。可是住了二十五年羅斯福路的房子沒有了,首先是沒有窩藏身。感謝神,幸有女兒繼芳接待我們駐在她的家裡。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熱心的接待我們。此時,呂耀謙弟兄因肝病而需休養,並竭力勸我不要再回巴西了。他的理由有兩點:(一)要留在台北寫奧秘,在外國印刷不方便。這也是僕應承了李繼聖弟兄的囑咐。惟此時尚不能作決定。因為在離開聖保羅時,那邊教會也沒有工人,我們離開的原因,是知道呂弟兄肝病復發,身體軟弱,我們回來看望弟兄姊妹,預備再回去的,所以甚麼都沒帶,只是兩個老人;飛機票買的是來回的。可是姊妹們到繼芳家裡看我們,懇切要求我們留下來。如是我們慎重禱告,尋求主的旨意。

    當年夏令會借新竹聖經學院,安排僕主領。又至各教會講道交通,並領台北七月二十九日至八月一日培靈會。出版「天國國民的品格」與「教會來源成長與生活」二書。然後於八月底赴菲律賓、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各地傳道看望教會。到了南洋見到各教會弟兄姊妹們。都勸我留在台灣,不要再去巴西。「因為台北是一個總站,是基督徒聚會處的目標;如果台北在真理上有甚麼差錯,會影響我們各地的教會。況且你要寫奧秘,當然應該留在台北。」當時,我去南洋之時,妻去美國轉奧地利看望女兒繼美,那時她生產第二胎,Gloria,住幾天返美等我從南洋回來,再去美國和她相會,一同回巴西聖保羅。但是當我在星、馬傳道受到弟兄們的勸告時,我深覺主的旨意是要我留在台灣。於是寫信告訴妻,我決定不去巴西了。叫她在美把機票寄給繼德退了,叫她回台北。從此心安定了。一九八○年元月,回到台北一面造就工人,一面撰寫「真理的奧秘」。 承青年弟兄們的要求,主領每日晨八時之「青年查經班與下午三時之造就聚會」。感謝主的同在,弟兄姊妹都火熱地追求。

 

人氣1999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台北聚會處五十年來教會的簡史-吳華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