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6人線上 (6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6

更多…

上山下鄉-許煒

人氣672
管理同工 - 神僕人的腳蹤 | 2013-09-02 18:44:56

 

 一九四九年隨軍撤退,流亡異域(越南)數年,因多年背棄主,以致終日愁苦,無平安喜樂,常常失眠,只有得過且過,度日如年,面目憔悴。一九五三年政府派艦將我們接回祖國,稍感欣慰。此年因病住院,久被病魔所困,得一傳道人的幫助和主耶穌的憐憫,使我重歸主的懷抱,得嚐主恩的滋味,知道祂的美善。

 一九五五年參加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聚會,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在教會中與幾位軍職弟兄配搭服事主,負責洗刷廁所、打掃庭院,並參加植物園、新公園傳播福音事工,為時很久,學習運送道具、散發福音單張及幕後的守望,這些是我的恩賜,也是唯一的權利。

 回憶這段日子,許多弟兄姊妹必有同感,真可稱為「福音的廣傳時代」。因為弟兄姊妹一團火熱,彼此同心,主就天天將得救的人加給教會,因此教會增長。如果神肯施恩憐憫,使我們重新得力,為教會再次打開廣傳福音的門,恢復那美好的境界,是多麼的好啊!

        一九五六年筆者奉調桃園服務,很不甘心地到職,也對承辦單位大為不滿,在禱告中問主說:「為什麼將我調到這地方?使我不能自由地傳福音。」何等幼稚可憐的想法,犯了怨恨人又頂撞主的大罪。當我再次蒙主光照,認罪以後的一天下午,去營外樹林讀經,一時受感動,在樹林中開口傳福音,我身不由己。一轉眼已近黃昏,晚餐也忘記吃,如今思想起來,主是何等的奇妙,這次筆者清楚知道自己蒙了呼召。

 次日有一上尉軍官前來找我談話,心很惶恐,不知發生什麼事,他問我:「信耶穌有什麼好處?」數日來好幾個同事都問類似的話,我抓住這機會,向他們傳福音,大家都信了主,而且到處作見證,後來對福音工作就不遺餘力了。這時聚會人數日增,聚會地方非常困難,開始在大湳磚窯附近一樹林中聚會,後因雨季來臨,我們禱告主為我們預備地方聚會。感謝主聽了諸弟兄的禱告,找到了一舊式花園別墅,主人是一位林姓老太太,她是桃園長老教會的教友,所以很願意將她家的客廳借給我們聚會。可惜兒子、媳婦尚未歸主,對我們這些阿兵哥很有戒心,這種情形使我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格外地小心謹慎。這地方離營房遠一點,有些弟兄們感到不大方便,交通聚會時一位弟兄建議租一間房子聚會,那時奉獻的錢很豐富,因此就決定租房子,每月貳百元,每月聚會四或五次。我們請一位熊弟兄來安排,他是連指導員,辦事很有條理且週到。買了五十張竹凳子,請了二位文書弟兄刻鋼板字,製印了五十本詩歌,一共百餘首。聚會約有三個多月,每次都有慕道友參加。但好景不常,突然有人誤會我們從事怪異活動,好幾位弟兄被約談,受到警告,後經上級查明澄清,勸告我們不可在地方上拋頭露面,要使我們立刻找一個僻靜地方聚會。我們為了服從上級,仍然回到磚窯聚會,每次聚會都迫切地祈求主給我們開傳福音的門。神是信實的,祂為我們開路。大家都有這樣的信心。一天下午,我第一次從東營房去西營房看望弟兄,順道由後門繞道而行,出後門不遠處有間民房,我走過去,往裏觀看,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問我:「看什麼?」(這也難怪,她家有一位獨生女。)我說:「找房子!」她又問:「找房子做什麼?」「找房子聚會。」「傳福音!」她說:「我也信了耶穌,請進來坐。」我的心連連感謝主,哈利路亞!這位老姊妹很有信心,我進了她家,就講明我們的困境,結果她請我們去聚會,而且毋須房租。神時在愛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祂總是垂廳我們的禱告,又為我們安排聚會的地方。

 台北聚會處對我們這些軍中弟兄照顧備至,好幾位同工前來桃園大湳支援,當時有呂耀嫌弟兄,張彼得弟兄及張統華弟兄等,不計辛勞,風雨無阻,一路風塵僕僕,同為福音擺上,這些代價在主的冊子上永遠銘刻著。

 不久福音擴展至僑愛新村,村裏有兩家信主的,我們與他們配搭起來,在村裏傳福音,在彭弟兄家裡聚會,有幾位軍眷信了耶穌。其後至更寮腳,這是師部的駐地,我也找了幾位同工來聚會,向他們傳福音,有三位接受了主,後來也成了傳道人,現在分別在金門及三重牧養教會。休假下午,天氣好時,常去大溪公園散發福音單張,這裏是先總統的官邸,不可大聲講話,散發傳單,當時是看不見什麼功效的,但我們深信福音的種子已經深入人心。「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一年後數十人信主,有的離開我們以後才信,大家都分散了,卻使軍中的福音工作廣傳而流長,雖然難處很多,然而神的道永遠不受綑綁。

 一九八六年八月奉調苗栗,在山頂接受山地訓練,雖然業務繁重,但每晨四時一定起床晨更禱告。為了不受世俗干擾,選擇了一山頂,按時到那裏禱告。有一次禱告後起身回營,發現在我身後橫橫的躺著一條大蛇,我起身時牠也緩緩離開那裏,這都是神保守了我,更興旺我火熱的心。一天下午,在福利社遇見了一位預官的弟兄,談的非常投機,因此又配搭起來聚會,但不如在大湳,因休閒時間有限,使聚會比以前更困難。不久我服務的單位通知我退役,因我久病虛弱,加上八年沒有升級。

 離開部隊,可說是一身輕鬆,回到台北定居,承蒙弟姊妹多方協助,找到一安身之地──教會,非常感謝主的安排,在教會學習服事,蒙主的栽培及前面弟兄的帶領,一天天地靈命成長,明白一些聖經真理,就立志堅決的要一生服事主。

 一九五八年夏,教會派我去虎尾配搭事主,幫助當地的教會。到那裏後一週就遇上了「八七水災」,財務稍有損失,我親眼目睹一夜之間的大雨造成嚴重的災難,所以我確信洪水時代的記載──下雨四十晝夜,如同打開天上的窗戶──是千真萬確的。因此我感謝神帶領我的方向是最正確的。

 在虎尾轉眼就住了八年,自從建堂以後,教會許多弟兄很有心服事主。且弟兄姊妹多在教育界服務,各各精明能幹,願意為主奉獻,當然比我這一介武夫強多了。離開虎尾,再次回到台北,參加各處福音工作。事隔四年,教會又派我二度去虎尾服事,又是幾個年頭,前後大約十四年時間,神使用我在雲林監獄建立了傳福音的聚會,更加學習服事主。這兒的受刑人全係吸毒犯,且多數都很聰明,可惜勝不過魔鬼的引誘,斷送了錦繡前程。福音事工與我淵源很深,有一次應山地教會邀請前去佈道,我邀江昭揚弟兄同工,彼此同心,諸事順利。我們從虎尾出發,當天宿埔里,辦妥入山手續,次晨六時乘至翠峰班車,途經霧社,沿途全是山路,彎彎曲曲,高高低低,山山水水,於上午十時安抵翠峰。這地僅有哨站小店,一片淒涼景況,休息片刻,沿著小徑而下,一層又一層的雲層,景色迷入,猶如仙境。我們歇歇走走,於下午四時左右抵靜觀,這地名很美,大約海拔兩千零六十公尺。風景更美,房間頂蓋上薄薄的石板,滿山的梨子、蘋果、紅紅綠綠,吸引我們的心。山地弟兄姊妹熱忱招待,水果隨意品嚐,完全免費招待。三天的福音佈道,全是聖靈作工,青年男女蒙恩不少。傳福音的人沒有什麼可誇,願榮耀歸給主,我們彼此之間建了良好的情感,以後經常有書信交通。次年又應邀前往,這次我們求主給我們組隊去,決定由台北及虎尾聚會處的青年弟兄姊妹參加,好使他們有實際的操練。我們組成山地服音隊,九月上旬出發,陳華星弟兄同工為領隊,他的精力充沛,總是一馬當先,如聖經所言:「報佳音、傳平安、報好信、傳救恩的,他(她)們的腳踪是何等的佳美。」(賽五二7

 每天分三次聚會,上午晨更,下午分組查經,陳筱美一組、陳筱震一組、張文雄一組、江昭揚一組、江昭興一組、談雲生一組、徐顯仁一組、陳隆握一組,我與陳華星弟兄為輔導,其他還有休閒活動。這般生龍活虎似的青年,為了貪吃新鮮水果,冒險向很高的山上進軍,我因體位過重,不敢逞能,瞪著眼看他們,站在山腳下望洋興嘆。

 山地弟兄姊妹們認為聚會是一種享受,每晚九時聚會至十一時,他們沒有倦意,嚴肅安靜是他們的特點。

 福音事工是教會中不可缺少的,福音興旺,教會自然興旺,求主加力量給我們,引導我們到遠近的地方傳福音,使萬人作主的門徒。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人氣672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上山下鄉-許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