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7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貼著聖靈心意而行-唐明輝

人氣1036
管理同工 - 卷二 | 2013-09-04 18:17:44

        我出生在所謂「竹籬笆內的春天」的左營海軍眷村,自主後一九五四年呱呱落地始,就一直住在眷村裡,直至我高中畢業進入軍校止。耶穌基督給我第一次的印象,是在我小時候每當數學不會時,我媽媽就帶我去同鄉許伯伯家,由他的小孩教我;他家的客廳牆壁上掛有一幅耶穌的畫像,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一顆赤紅色的心坦露在外,我想這個外國人(因為畫的是有外國人的形貌)就是耶穌吧。但是在我受浸前(主後一九九三年復活節),我因著民間信仰及一般刻板印象的關係,很是抵擋,甚至排斥。記得在主後一九九一年,有一天晚上,住家門鈴響了,有一對夫妻是隨意按鈴(真如主耶穌差遣門徒出去傳道時所交代的那樣),正好按的是我家,當我知道來意後,我就想好好的與他們辯上一辯。心意定了後,我就開門請他們夫婦進來,原來他們是從淡水利用下班後的時間來傳講福音。

我當時根本就不想聽他說甚麼,只想出難題考倒他,好將勝利歸給觀音菩薩(當時我家中自闢一小間房間,專供其畫像,早晚上香膜拜)。我問的問題不外是:「人死怎能復活?你看到過耶穌嗎?既沒有,又何能證明呢?還有瞎子能夠經手一摸,就好了嗎?基督教很霸道、很不謙虛,排斥別的宗教等等」。果如我意,這對夫妻被我逼問得手足無措,那時我心中好驕矜;現在想想我當時的心意與行為,只有兩字:慚愧!後來我考取了政戰學校博士班,課業很繁重,同學間彼此競爭的很厲害,我又不善交際、言辭,因此在人際關係上出了問題,結果晚上睡覺幾乎一星期有四至五天睜眼到天明,不但形容憔悴,精神上也出了問題,變成多疑、閉塞。我當時是拜觀音的,就把觀音像從家裡拿到宿舍來拜,早晚一根香,口中還唸經,我的目的就是希望它能保佑我;好了,唸完了,可怕的晚上也到了(失眠的人,既期待晚上又怕晚上的到來),該躺在床上試試是否可以睡著;我還加強效果,戴耳機,聽唸佛號的樂帶,反覆地聽呀!但愈聽是愈睡不著,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只有買鎮靜劑來吃,來解決失眠問題。

當時我有一室友,是韓國人,他的名字叫白亨述,中文及國語都還不錯,他正讀碩士班(那時中韓還有邦交)。有一天下午我又在想不開,東猜猜、西懷疑的;他從隔壁房間,走進我的房間,開口向我傳耶穌,我就抵擋他,故意刁難他;突然他回身離開前,用腳在地上跺了兩下,我直覺認為他是鄙視我,當時我拿起拖鞋就砸向他,正好砸在他的背部,他被我這舉止也嚇了一下,突然衝向我,我心想:慘了!把他激怒了,若他打我,我怎打得過他(他身高180左右,又壯又胖,還是跆拳一段)?沒想到,他竟然向我下跪,開口的話竟是:「唐兄!我求你信主!」當時我心頭就愣住了!基督徒怎會這樣?沒多久,我軍校的同班同學毛青龍得知後,晚上就來找我,向我傳講耶穌,當時,我也是半信半疑;記得他說了一句話:「明輝!你可以向耶穌禱告試試!」過了幾天,學校新聞研究所所長劉濟民弟兄與其姊妹李玲玲(皆是我的學長學姊)來關懷,記得在某一天中午十二時半,其姊妹和我在研究部馬路邊,頂著大太陽她為我禱告,接著李姊要我試著禱告,這可難了!我怎會?這比寫論文還難!之後,他們夫婦倆就帶我每星期三晚上七時半至唐賢鳳老師家(北投文化新城)作家庭聚會(其時唐老師已過世);當時聚會的都是政戰學校的師生及周邊的信徒。就在那時,認識了屠德銘弟兄(他剛奉差遣至北投基督徒聚會處牧養)。記得有一晚,大家突然想開個英文查經班,經過熱烈討論後,就決定了,第一次的聚會,背誦的英文金句,就是主禱文。英文發音不太好的,就很緊張;背不出來的,當場站在門外。以後或許有兄姊不適應,於是就停止了。

猶記得弟兄姊妹經常在唐師母家火熱查經,接受屠弟兄在至聖的真理上牧養。往往大家都忘了時間,經常火熱交通到夜十一時,即使散會,我們這幾個幹校的學官(有讀碩士班與博士班的)都圍著屠弟兄不放他走,他因著主內的愛心與造就,也樂意的陪著我們,並送我們到學校大門口後,大家才依依不捨,互道晚安(已是午夜十二時),約定下禮拜同一時間見後才散去。

那時我最盼望的就是星期三晚上趕快來臨,好與弟兄姊妹交通、相聚,那種感覺真是溫馨。約半年左右,我在主後一九九三年的復活節在北投基督徒聚會處受浸,歸入主名。在這我要說的就是,即使信主,主的寶血是能洗淨任何罪人的,但並不能保證主就不准許撒旦來試探神的兒子們。若我們不靠著禱告,持之以恆地信心交託,求主綑綁撒旦、治死老亞當的話,我們靠自己,是戰勝不了牠的!於是我軟弱了!心中有主,也讀聖經,但卻能知不能行,過的生活,幾與世界無異,感覺也不錯嘛,但內心知道這樣不應該。主後一九九三年的父親節(我參加真道教會在國軍文藝中心的主日),我就找劉濟民、李玲玲夫婦倆,告知他們:我摸不到神!感覺不到神與我同在!他們聽後立刻找了一位教會裡一位姊妹,聖靈賜給她說方言的恩賜。她得知我的情形後,就為我按手,用方言禱告。當她一按手時,我竟熱淚狂流!在大眾面前,就這樣的哭了出來,我想忍住不哭,但實在沒辦法不哭!於是就哭了約二十分鐘。回到學校後,聖靈充滿,在宿舍裡,我當下就跪下,向神懺悔!向神認罪!以後火熱了一陣子,但是,撒旦的試探又回來了,於是我在屬靈道路上的奔跑,就像登山般,火熱冷卻睡著醒來。我想我們服事主的道路,有坦途、有崎嶇。神為他的孩子們所鋪的道路,決不全都是平坦、毫無癲跛的,神之這樣做,是希望孩子們靠主勝過試探!從逆境中,試鍊、操鍊我們的靈命,從中磨掉不討神喜歡的老亞當血性、脾氣!

主後一九九五年六月,我通過博士口試(博士班六年),緊接著,我擔心分發的問題。因為我讀了六年的書,深懼國防部將我分發到部隊或外島,若如此,我就不能學以致用了。因為我以前就在陸軍官校及國防語文中心(屬國防部)教書,所以教書是我的興趣。當人的盡頭,需要神時,我們就會迫切禱告了!我開口向神祈求:主啊!我感謝你賜我博士學位,現今我要面臨分發的問題,求主憐憫我的母親需要我就近照顧的緣故(我將我母親從高雄左營家中接至台北新生南路與和平東路口之天恩安養中心暫時安養),求主將我分發至北部學校,最好是在北投附近!未久,教會中張占奎弟兄(學長)與張家蕙姊妹(學姊)夫婦倆來學校探視我母親,張弟兄就提到他與國防部管人事的學弟很熟,過去在一個辦公室工作過,分發的問題他會拜託他。感謝主,他是慈愛、聽禱告的主!就依神的分發!我差派到三軍大學擔任教官,且是上校缺,還昇了我一級!榮耀歸神!歸主!主後一九九七年(我的母親因長年心臟病的緣故,在一九九六年一月安息主懷;在過逝前兩週的耶誕節屠弟兄為她老人家施洗,並為我姊妹段有芳施洗,歸入主名下)的七月一日,由於兩年的服務時間已到,張弟兄繼續託管人事的學弟幫忙調到成功嶺,去帶受訓的大專學生,且位居司令部政戰部副主任,在職務上主又昇我一級;加給比教官多了些!寫到此,我真的愧對主!信主多年一直享受主恩,卻未帶人信主,亦未結果子,真是個喝靈奶的嬰孩!

在成功嶺服務整整兩年,正適國防部實施「精實案」,成功嶺不再接大專學生受訓,階段性任務結束,回歸接一般新兵教育的軍事訓練;凡副職缺都要裁掉,我知道軍旅道路神是封住了!於是在退伍前兩個月,我就向神祈求:主啊!我現在已報退伍了,你賜給我讀書六年拿到博士學位,絕不是帶領我退伍後,賦閒在家吧?請求主賜給我在民間大專院校擔任兼、專任教職工作。說來慚愧,在成功嶺我一個月休假二至三次,回家後幾乎沒有參加主日敬拜與任何聚會,更談不到任何服事。退伍後,我一直向主求,沒有放棄過;期間,我作過加盟主(萊爾富便利超商),只作了兩個月,宣佈受不了,不幹了!未久,屠德銘弟兄來電請我來教會代理行政工作一個月,我接受了。一個月後,我又離開了教會。於是我開始玩股票,初始,賺了一點(二十三萬左右),就換了一部二手車(也是二十三萬)未料,在今年(主後二千年)總統大選後,股票大跌,我趕快賣掉,未料,股票又漲了回來,我又貪心進場,因為是我的貪心,主這次就任憑我了。

在股海中整整半年的時間,我都沒有到教會敬拜主,直至今年六月十日晚上,屠弟兄來電請我作行政幹事(在這之前,他打了多次電話來,我都找理由推掉),要我考慮一下!掛了電話後,我與我姊妹商量,她也支持我去教會服事。第二天,我就回電給屠弟兄了。六月十三日,我就來到教會,擔任行政工作;七月十一日,我在成功嶺服務的時候,也是我十六年前讀碩士班時的周平老師,(他在南亞兼課,是前期學長,約六十多歲)在晚上十一時來電話,要我準備簡、履歷表及自傳一份,明天下午帶我去中壢南亞技術學院,其校務負責人要見見我;周師告訴我其校務負責人跟他很好,對他說:「周老師推薦的人,一定很負責,且軍人都較能吃苦!」第二天,我就隨老師去了,見到校務負責人之夫人吳教授,她邊看我的履經歷表,邊問我能否兼點行政工作,我的老師連聲代我答應:沒問題!這老弟很優秀,學識為人都很好!作過成功嶺師副主任。只看吳教授笑嘻嘻的說:那太好了!我們聘你作專任助理教授。就回首對人事科職員交代:把唐老師的聘書印好!事情就這樣成了!老師就帶我見校務負責人,三人交談甚為愉快,並告訴我八月一日生效任職。主啊!我要怎麼感謝你?你的愛何等的高深長闊!我離開你,你卻從未丟棄我!放棄我!我知道,會有兄姊不以為然:服事主,是何等的得神看顧與揀選,怎能確定這不是來自於撒旦的試探?兄姊這樣的想法也對,但就我這兩年來向主祈求的過程來看,主確是聽到了我發自內心、靈裡對祂的呼求,與確知我的需求,所以我內心頻喊:阿們!從我調至三軍大學、成功嶺以至現今,主為我預備的職務、幫助我的師長,事實上主早就預備好了!周老師是我十六年前教過我的(之後,就沒有聯絡過);張占奎弟兄一直在幫助我,原來主的恩典可以是透過人來協助、傳達的,感謝主!未來,主為我預備的服事若何,我看到了!我體受到了主的神蹟奇妙的恩典!我不能再抵擋!我學會順服,聽從聖靈的帶領!現在我的禱告是:主啊!求祢收回我的主權,治死我的老我!我是祢的僕人,是受祢差遣至南亞技術學院播撒福音種子的工人,求主興起環境帶領孩兒來服事!讓孩子單單屬於主,為主所用!榮耀歸我神!我主!祢是活神、真神,除祢之外,沒有再賜下其他的名,我們可以依靠!阿們!

今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放假,前一天晚上我坐在客廳沙發,心中向神禱告:主啊!我明天休息,請帶領我來服事祢!晚上,我就作了一個夢,夢到一個女老人家,被幾個女看護用手銬銬住,關在籠子中,急推至一大廳角落,感覺她是因不聽話被處罰;但是夢中出現我有一位老師(不是周老師)被上了手銬,也關在籠子中,被我們(他的學生)先推至受罰角落。只看到、聽到一名看護很兇,對我說:他(指我老師)放假!這時我就醒來了,早上我就跟神禱告:主啊!臺北市安養院這麼多,祢要我去哪家服事啊?這時,腦中就在想:老師……安養院,感謝主!我知道了!主祢要我去以前媽媽住過的天恩安養中心(老師的家與安養中心接近),感謝主!我這個夢是異象!主已指示我了!於是,我立刻告知我的姊妹,她很支持我,我就去市場想買東西帶過去,但不知甚麼對老人及病者最適合。我在心中就禱告了,之後看到包子覺得不行!萬一過時不就硬了。最後走到麵包店,心想蛋糕較軟,適合老人與病患,於是我就買了五十份蛋糕;心裡又想到:現在是上午十點半了,快吃中飯了,我開車過去,正好!但是光有蛋糕,沒有飲料,也不行啊!這時,腦中想到助消化的飲料-健健美,太好了!感謝主!我就冒著大雨,開車去了。在車上我就向主禱告,請祂教我怎樣開口,說明來意。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異象而展開的服事,我知道這是神喜歡的!當時,我有這負擔時,撒旦就開始攪擾:不要去了!你去後,又不知怎樣開口!要花錢的!看護說不一定也換人了!當時心中就感到若不去,實在不安!那種不安感很強。心想若不去,我豈不喪失了與聖靈同工的寶貴機會,與親身感受我與神同在的榮耀!感謝主!當我執意要去時,撒旦就退去了!我知道剛才是撒旦的試探與控訴。神的帶領讓我知道:我要體貼聖靈的心意而行!我到了那裡,將東西抱在手上,進了電梯,直奔四樓(我母親住過),就找當初的看護,感謝主,她們都在!我就將異象說給她們聽,其中有兩位是原住民姊妹,我好高興,主是何等奇妙!他的意念遠遠超過人!我當著大家的面將異象說出,中有外邦人,我並為一位有家屬陪伴的中風病患禱告,他們都看到了,這豈不將榮耀歸給主了!而這兩位姊妹豈不也得到造就(她們工作很辛苦,幾乎沒辦法參加主日與聚會)!感謝主!基督已得勝!離開前她們(包括其負責人)希望我常來,她們說假日時鄰近的靈糧堂都來作探訪,你可以參與,但不要再帶東西來了!我知道:神要我們以福音作生命的糧食,來哺育、照顧這些主所憐憫的老人與病患!感謝主啊!祂讓我看到祂是確實存在的神!且是活的神!讓我學到如何靠主展開討神喜悅的事奉,我們主得勝的奧秘就是:神的子女要靠神,藉著用心靈與誠實向神禱告,將自己擺上!謙卑地求神帶領我這工人來服事人!服事神!這就對了!如此行,我們都能見到神!就得到神的應許,有主的神蹟伴隨我們來見證祂!兄姊們!願我這在主內最小的弟兄與大家一起來服事主,共同經歷主!時時感受主是與我們同行的!阿們!

 

 

人氣1036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貼著聖靈心意而行-唐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