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7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難忘的一首詩-羅悟緣

人氣977
管理同工 - 卷三 | 2013-09-16 21:16:28

 故鄉乃湖南最西部之山區永绥縣,大山小山,山山相連,只有一條河匯入沅江而通洞庭湖,河中險灘數處,稍一不慎,船毀人亡。俗謂湘西趕屍,即是附近範圍,趕屍本無此事,余在家鄉從未聽過。出外常遇許多知識份子,莫不以此相詢,真怪也。抗戰勝利後之第二年,薄遊南京,欲攬六朝金粉之盛,揮霍京都,資金用罄,二胞妹時在中央大學肆業,勸我謀一棲枝,經師長介,入市政府任小職,平時只知讀書,不關注外事,有書呆子之稱。卅八年春,共匪下南京,國府西遷,失陷匪區三個月,共匪統治人民之歹毒手段,漸漸由寬入嚴。日坐愁城,若失依靠。鄰居有一家收破爛老夫妻,只一獨生女約廿來歲,曾受洗歸主已三年,時正該教堂開佈道大會,堅邀我去聽道。於無聊恐懼中,勉強隨她走了三里多路去聽道,年久已忘內容,而教堂內男女人山人海,高聲合唱「主耶穌來救我……」。印象之深,恍如昨日。

 讀了幾本共匪發售及毛澤東首之「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書,不知那來的覺悟,完完全全明白了共匪統制下的生活,必日日難過而根本談不上自由了!值友人從上海來,謂有小木船由上海吳淞口可以偷渡舟山沈家門,但價極昂,約二兩黃金,(讀者請注意),八十銀元袁大頭兌一兩,而一個袁大頭,五口之家,可以用活三天,不比此間不值錢也。二妹為救我,慨將全部手飾變賣。中秋節晚,乘夜車赴上海,約等了一個多月,才覓得可靠船隻,一隻小木船飛矢般飄行於浪濤大海中,好危險好可怕阿!乘黑上船時,都是偷偷摸摸,不敢叫軍知道。我萬般無奈中想起教堂中所唱詩歌,「主耶穌來救我」,於是即刻蜷伏包心菜旁,心中祈求耶穌救我,別讓小船翻覆,保佑我們平安。開船之後暈眩嘔吐,肝腸幾斷!苦、怕相煎,渡時如年矣!除本誠心禱告外,別無所想,天明後安抵沈家門,心想:耶穌真靈驗。

 來臺後教書之暇,仍以字畫自娛,沒有把耶穌恩典放在心上,負義忘恩了兩年。

 四十一年某夜,坐立不安,乃出門施施而行,漫漫而遊。至新公園,忽見人群圍繞於音樂台,又聞歌唱聖詩,知是傳福音者,欣欣然急擇座位,靜聽講道。何人講?內容如何?日久已不復憶矣!散會後猶不捨離去,值曾位中弟兄來,詢我聽道有感動否?答曰耶穌救人,我已身受其益,的確不假,曾約:那歡迎你來南海路教會來聽道。並告時間地址和填一表而別。未二日即往本會堂聽講,心中非常甜蜜。此時我已在公賣局總局任職,住招待所,離會堂很近,植物園清晨,有東北那程霄老先生個人宣講耶穌。那之長孫是我學生,言談之中,格外親切。勸我受洗歸於耶穌名下,闡述受洗,以及如何看懂聖經及明日真理等要道,我遂在本會堂報名願受浸禮。初半年,尚跌倒,後經唐、謝二魏蒞寓勸導,方專心一致,奉主名行事。邇來近卅年矣,蒙主施恩,處處饒恕,事事眷顧,歷經憂患、疾病、怨嘆、忿怒、苦境等,我靠主恩,均一一平安過來,真是無窮無盡的主恩阿!

 

-轉載自30週年特刊                                          

人氣977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難忘的一首詩-羅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