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4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懷念靈裡的家人—南海路聚會處建堂五十週年感恩-呂鈕敬華

人氣1454
管理同工 - 卷三 | 2013-09-17 15:48:20

『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儆醒、好像那將來交賬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至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希伯來書1317節『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哥林多前49節)

()

 我的孫子呂長凱六歲那年,多倫多基督徒之家教會的兒童主日學老師問他:『你有幾個家?』凱凱回答說:『有兩個家。』老師說:『一個在這邊,一個在台灣,對不對?』他說:『不對!一個在這裡,一個在天上,我爺爺在那裡。』老師說:『你比老師還要屬靈啊!』

 凱凱的話的確不假,我們都有肉身的家,也有屬靈的家與我們息息相關,在世上就是教會,離開世界就是天家。從台北約翰家回到多倫多路加家,又乘多加開會之便和她一同飛到洛杉機保羅家,看到在台北、多倫多、紐約、洛杉磯……各處也都有愛主的人在神的家中一同敬拜事奉,令人感動不已。

還記得1953年我和神的僕人呂耀謙結婚起,就進入了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這個大家庭,將近半個世紀漫長的歲月中,許多靈裡的長輩、弟兄姊妹關愛著我們,值得回憶的點點滴滴太多了。去年(1999)底回台小住,和弟兄姊妹同迎公元2000年的到來,也想到我們南海路這個屬靈的家要度過第50個年頭。我住在和平西路約翰(允禮)家中,附近許多熟悉的街道與建築都改變了,許多熟悉的面孔也不見了,走在街上心中充滿回憶與懷念……。

(二)

南海路聚會處創始人李繼聖老弟兄的女兒李傳真姊妹,多年來在美以針灸行醫,也在各方面幫助供應了許多傳道人,數年前由北加州退休搬到洛杉磯的托侖斯的老人公寓,與小兒保羅住的得很近,二哥李大衛弟兄也在附近,彼此還時常往來。也多虧大衛弟兄在,可以照顧數年前中風的傳真姊妹。這次還承蒙他們兄妹二人前來探望,在主裡有甜美的交通,也使我想到李老弟兄。

自民國卅八年起李老弟兄來台開工作,先在金山街自宅有家庭聚會,不久租到植物園電影攝製廠(即現在的民眾活動中心),每主日下午查經,上午在金山街有福音性的聚會,晚上擘餅。為了造就信徒,週一到週五由李老弟兄帶領查經,週六晚還有青年聚會。到了民國39年秋,租得南海路39號會堂現址奠基建堂,從一無所有憑信心仰望主建立。當會堂建成,一切都上了軌道時,他得了神的呼召到南洋另闢工場。臨行前他同耀謙和我一同禱告,也以自己親身的經歷,勉勵耀謙要擔起責任,不怕別人攻擊,反要任勞任怨,忠心為主……。

近日在宋尚節博士女兒為他出的遺作『靈歷集光宋尚節主僕日記摘抄』中,不單看到李老弟兄和宋博士的合影,也在宋博士的日記中看到有兩段他對李老弟兄的記載:

193434,四人相聚在煙台,李繼彰在北平蒙恩歸主後,回煙台領其哥哥李繼聖歸主。李繼聖放棄十六年在洋行每月一百五十元的工作,兄弟兩人到西島去佈道。繼彰的姊姊會文在北平蒙恩,放棄協和醫院的高薪,奉獻做傳道,這些情況令全煙台人驚奇。』(原書133頁)

193449,李繼聖弟兄與我同住天津,途中他告訴我,他到處佈道,不讓教會為他收捐,他只靠信心,神無形中供給他與六個孩子的需要。到各處領會,如教會不接納,便建大棚佈道。』(原書163頁)

李老弟兄在主前完全的擺上與付出,與他為主為教會吃的苦成為美好的榜樣,是佳美的腳蹤,也影響了許許多多人。

(三)

 離約翰家不遠就是泉州街14號。當初的房舍今天早已改建為高樓大廈,想到50年前吳從先長老一家就住在此處,他們蒙恩後就開放家庭,每星期有張統華弟兄來帶領姊妹查經,許多人由其間得著幫助。每次會後有吳林秀容老姊妹及阿嬌姊妹的拿手點心供應,使大家身心靈都得著飽足。吳家每年過年總是預備豐盛的筵席接待弟兄姊妹,領受過每一位迄今還是回味無窮。

如今吳長老早已被主接去,吳老姊妹也已94歲高齡,行走不便,住在美國費城的一間很好的老人院中,女兒期芳、期敏等就近照顧。去年初曾偕多加(允美)夫婦及保羅(允智)前去探望,當時也去看了住新澤西州92歲的巴美德師母,看到這些主的老僕人使女,曾在主的工場上盡心竭力,現在安享晚年平靜安穩,談起往事倍感溫馨,如今仍切切地關心著神的家,繼續作忠心禱告的守望者。而他們的後人子孫輩之中,也已有多人奉獻全職服事主,義人的後裔必定大大地蒙福。

到了值物園,就想起當年的傳福音工作。那時許多同工配搭,王紹文長老夫婦也在其中。他們和藹可親,忠心治理教會,一口山東話非常親切,也關心每一位肢體。每主日下午同心禱告後,各人拿了小板凳,他總是一馬當先領先在前。那時老中青同心傳福音的美景,使我永難忘懷,而當日福音的果子,許多後來也成為教會的肢體與同工。

王長老工作的紡織廠中也有福音工作,弟兄們都配搭去撒福音的種子。他們退休後定居夏威夷,1980年呂弟兄在美加探望肢體回程時,王長老曾邀請我們去那停留數日,怎知就在那時他得病住院治療,就沒有好過來。當時錯過了相見的機會,如今他已和呂弟兄在天家相會,有沒有談說許多往事呢?

王喬梅姊妹是位賢妻良母,這位山東媳婦的故事十分驚人,大家都喜歡聽。王家是有名望的大戶人家,上有公婆,下有好多小叔小姑,在山東越有錢的家族越節儉,媳婦進門要擔起一家眾多人口的吃飯問題;又要親手縫製全家人的衣服鞋子。幾十年熬煉下來她由嬌滴滴的大小姐,成了十項全能的主婦,後來弟兄姊妹只有到王家才能吃到真正的北方麵食。有一次她見證說當她嫁到王家時,娘家的陪嫁很多。那時常鬧土匪,她把財寶放在牆洞裡,外面有磚擋住,是最安全的地方。每隔幾天做菜時總要去摸摸她的財寶,忽然有一天摸不到了,心中十分著急,原來錢包被摸的油油的,而被老鼠拖得遠遠的,她因此勸勉我們要積財寶在天上。而如今她和王長老都已放下世上的一切,享受與主同在的福樂。

每次經過南昌街,就不禁想起謝明山長老的家,雖屋主已換人多年,但印象中一幕幕又重現在眼前。這位和藹可親的長者學術社會地位雖高,但一直在教會忠心服事,他心地寬厚,關懷傳道人,欣賞他們的服事,體恤他們的勞苦,呂弟兄當年的領詩與信息,他在多年後都還記得。謝長老夫婦在他的工廠傳福音作主工數十年如一日,許多同仁蒙恩得救,也撒下許多福音的種子。無論在中原理工學院還是在東海大學作校長,總是以主的事工為念,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雖然在多年前已回到主前安息,但他們的榜樣一直在激勵後人。

 ()

走到南門市場,看到人潮洶湧,此來彼往,各種貨品食物商品應有盡有,就不由得想起了唐賢鳳弟兄和唐蘇韻華姊妹。以前每到南門市場,就總會到對面寧波東街24號唐家去彎一彎。初初去這個家傳福音時遭到男主人的拒絕,但主奇妙的救恩,先臨到在氣喘中死而復活的唐蘇韻華姊妹。事情是這樣的:唐姊妹因氣喘送到台大醫院急救無效,醫生宣佈已沒有生命氣息了。當時唐賢鳳弟兄悲慟至極,跪到陽台上求告神,只要救妻子活過來,他一定立刻信從。 神奇妙的恩典果然行了奇事,停止氣息的唐姊妹甦醒過來,大叫:『你們都是罪人,要悔改信主!』從那時起,唐弟兄就像大馬色光照後悔改的保羅,成為我們的弟兄,竭力追求,和妻子同心合意跟隨主。

唐弟兄極聰明有才幹,在政工幹校教書,開書局,辦翻譯服務社,在情報局工作,他在報上常撰寫橋牌專欄,又為外國電影翻譯中文等等。他竭力追求長進與服事,傳講信息清楚有力,又常與西國同工配搭翻譯,吸引了不少想學英文的慕道者。他們夫妻對軍人福音有有負擔,在聖靈帶領下組織了加利利傳道會,開了軍中傳道之門,迄今仍在繼續,造就了許多軍人基督徒。

還記得有一次,在北投事奉設立聚會處的加拿大宣教士富力農弟兄夫妻,帶了我和唐弟兄夫妻一同配搭到屏東鄉下佈道。開了一輛旅行車,到熱鬧的學校、市場附近發福音單張,唱詩及短講,一天好幾場。其間吃非常簡單的飲食,唐弟兄對許多食物『過敏』,那次卻吃得津津有味,連免洗餐具都用紙擦了再用。富弟兄夫妻愛主愛人幾十年如一日,忠心擺上付出,如今他和唐弟兄夫妻都已歇下勞苦與主同在,留下的佳美腳蹤值得我們懷念並學習。

唐蘇韻華姊妹敬虔愛主,她的氣喘痼疾如同保羅身上的一根刺,主雖沒有完全醫治,但也藉此顯出主的恩典夠用。她的四個兒女與我家五個孩子大小相若,兩家親密交往,情誼深厚。她信主不久,就有火熱心志去醫院看望病人傳福音,求主行拉撒路的神蹟死而復活,當時傳為美談,可見她心之迫切。此外她還經常和姊妹們去三軍總醫院、少年觀護所傳福音,也和婦女祈禱會配搭,幫助了許多病人、青少年及有難處了婦女。她在電話中極有耐性地勸勉教導,加上禱告,往往花上數個小時之久。遇到唐弟兄有急事時,電話佔線不通,就常會有『愛的音樂』產生。他們愛主事奉的榜樣,對兒女們也有很大的影響。棠、棣、之、華四姊弟,無論在國內外,都建立美滿家庭,並積極投身事奉,在各個崗位上榮耀主名。

走到羅斯福路就想到了胡子遐弟兄,他自1953年從北投遷到台北後就來教會參與一切的服事。他是台北客運的總經理,業務繁忙,但總在百忙中尊主為大,以主的事工為優先。他的講台深入淺出出於真誠,對青年人的勸勉尤其能激勵人心。

記得1968年時,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人心惶惶。教會中多位長老搬遷至國外與子女共同生活。吳華青長老亦於1973年去巴西領會,後來蒙引導留下傳道居留八年之久。呂弟兄在1968年罹患急性肝炎,身體軟弱一直未得根治。教會面臨許多難處,那時呂弟兄、胡弟兄、唐弟兄、左守拙弟兄、劉家煜弟兄、陳華星弟兄、邱木樁弟兄及1978年回國的張鳳閣弟兄等一起同心合意參與服事,度過艱難時刻。當時擴大晨更聚會竟有上百位弟兄姊妹參加,實在看見 神的恩典點燃復興的火,教會由軟弱中復甦,在危機中神試煉人心,也成為轉機。

胡姊妹是全職主婦,照顧胡弟兄無微不至,在教會中是出名的,胡弟兄身體軟弱但喜食豆腐乳,胡姊妹怕有細菌,就炸過才給胡弟兄吃。又儘量少出外應酬,怕吃到不乾淨的東西。凡此種種我們喜稱為『愛的約束』。他們鶼鰈情深,當胡弟兄病重時姊妹勞苦更甚,那時他也許知道與弟兄姊妹相聚機會不多了,更抓住每一個機會來教會一同敬拜。

胡弟兄蒙主恩召之後大家都掛心胡姊妹怎麼受得了?每每在禱告中記念她,後來我回台時見到,感謝主賜她格外堅強,好像在主裡脫胎換骨成為新人。放下了服事丈夫的辛勞,兒女也成家立業各有成就,她現在全心地投入教會聚會與服事,讀經聚會、姊妹詩班等,每次都有她忠心參與。她也常來往台美之間,享受含貽弄孫、兒孫繞膝之福。

在和平西路70巷的菜市場離約翰的家很近,我常去逛逛,但每次經過60巷時,我也不由得會想起幾十年相處的邱木椿弟兄和邱鄧秀雲姊妹。邱弟兄較安靜沉默,邱姊妹卻是心直口快精力充沛,做得一手好菜。她是客家媳婦,練成一身持家的好功夫。有一年過年時她到我家,看到我因孩子多,笨手笨腳手忙腳亂在弄水磨年糕粉的樣子,就說:『你這樣做不行,我來替你做。』第二天香甜的年糕送來之時,我心中感動不已。她就是這樣大姊姊的作風,願意幫助別人,與她相處有甜美的感覺。

那時每年愛筵聚會有四百多人參加,『婆婆』吳林秀容姊妹領頭分配作菜,雞鴨魚肉菜水果十分豐富,姊妹們分工,有的採買,有的清洗;主要掌廚的,將每一樣燒成一大鍋一大鍋的美味,實在不容易。在吳老姊妹的選拔下,只有林朱月新姊妹和邱姊妹入選,因為一只雞或鴨規定要切成幾塊,只有她倆能作得到。這麼多雞鴨切下來手都紅腫了,她們卻面不改色存著喜樂的心來事奉。我們這些不夠格的,只有剝剝蛋、裝裝口袋或打打雜而已。那時大家都精打細算,儘量節省開支,又要做到盡善盡美。多年後謝劉素卿姊妹還拿出當年經管愛筵的賬目來,在『南海路三十年』上分享。這種在大家庭中同心合意的事奉,真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大家庭繁榮興盛,小家庭也更蒙福。如今邱弟兄姊妹在地上的工已作完,在天與主同在。他們四位公子都各有成就,最寶貝的孫兒邱明正也奉獻服事主,實在是好的無比。

()

1953年李老弟兄離開台灣前,囑咐我要負責姊妹會的講台,當時我在恐懼戰兢中接受了這個使命。感謝主在1957年就差了祂忠心的使女林黃世英姊妹,在姊妹會中帶領我們。她靈裡極為豐富,諄諄教誨,以愛心牧養,用生活見證來引導。姊妹會在她帶領建立了屬靈的根基,又有許多姊妹們一同配搭,在每週四的姊妹會中,我們得飽靈筵,姊妹們更操練在週四聚會中短講;每週三又有分組探訪,每週五又有禱告與查經。大家和睦相處,靈命日增,從不忽略掉任何一位肢體。許多姊妹們和我就在這樣的愛心牧養下,得以漸長,也在姊妹們讀經聚會中作出口,並在各樣事奉中配搭。林姊妹的講台,一直是姊妹們渴慕的靈糧,我尤其從其中有更多的學習。每次回台,總渴慕能得更多的教導,但老師總是把講台讓給我,還說可以讓她休息一下。也許這是每位老師的心情,要看看遠離的學生靈性是進步,還是退步了。這位神忠心的使女,為了偏愛南海路的姊妹們,辭去了會幕堂與基督之家多年的服事,以87歲的高齡,44年如一日的服事,專一牧養南海路的姊妹們,我們真是何等有福啊!

當教會剛開始時,就有許多位忠心愛主的姊妹們同李繼聖老弟兄一起配搭,王辛愛德姊妹是忠心的守望者,每一個家庭和傳道人都是她代禱的內容。她雖然不太多講話,但愛心的流露與代禱滋潤了許多乾渴的心靈。她同吳姊妹是探訪的同工,作開荒的工作,一同在南機場逐家逐戶傳福音發單張。以後教會中有許多南機場來的弟兄姊妹,都是當初結的果子。她們也帶領後來的姊妹們每星期三出去探訪,她們的記憶力特佳,每家每戶的地址已深刻在心中,如同牧人愛護羊群,關懷代禱,帶領吸引他們到主面前。王老姊妹五十年如一日,默默地為主付出愛心。今她有病在身又婉拒姊妹們去探望她,我們心中實在不安,只有禱告求主早日醫治老姊妹,脫離疾病之苦。感謝主她的兒女已經退休,可以終日相伴服事,這也是老姊妹莫大的福份。

南機場的楊映梅弟兄夫婦、許良弼弟兄夫婦等,都是早期接受主恩的。後來南機場也設了工場在家中傳福音,帶領更多人信主。雖然許多老弟兄姊妹已息勞歸主,但他們的後代仍在教會中參與各樣的服事,使福音一代傳向一代,讓主名得著榮耀。

()

要懷念的人還有許多,思想之中每個人的印象都躍然眼前。教會成立初期,一位年輕的軍官張統華弟兄非常追求,每會必到,而且殷勤服事。他為人十分謙和,在軍中服務遠離家人,所以多位年長媽媽們都愛他如子侄。他也像愛家人一樣愛護每一位肢體。因著他竭力追求長進,先帶領青年團契、主日學很得眾人喜愛,後被請到吳姊妹一家帶領查經幫助了許多人。後因薛子富老弟兄在埔心開工場,他就去配搭幫助那一帶的弟兄姊妹們。主為他預備了一位愛主的姊妹謝美珍,成立了家庭,作他屬靈的同伴也是得力的好幫手。後來神引導他去美國西雅圖服事,經歷了一些服事中的風波,神再開路帶他去北加州的基督之家服事,一直到被主接去享安息。1996年去舊金山時還和美珍姊妹及其子一起在李傳真姊妹家相聚。他的兒女們在教會中忠心服事,是青年人的好榜樣。

南海路的年輕人都稱金丹烈弟兄是『金哥哥』,他不但同青年打成一片,也如兄長般愛護他們。當年的刊物『甘露』,每期都是青年人編寫印行的心血結晶,每期印出後,都要他的金龜車運送到郵局,然後再請大家去吃消夜。他於1976年移民美國,在紐約証主教會聚會與服事,被選為長老,對人的真誠愛心,服事的忠心可為榜樣。每次有『南海人』路過紐約,他總是盡心竭力地招待。吳楊碧蓮姊妹在紐約教會被叫作『金丹烈的吳媽媽』,他就是如此地愛神愛人。

1993年因突發的心臟病,神將他接去,引起多少人的不捨。每次想及他,就想到我們的神是生命的主,是栽種也是收取的主。當主要收甜美成熟的果子時,我們只能說:『主啊!是的!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丹烈留下了賢慧的妻王紹華及四個可愛的兒女,如今也成家育子,婚姻美滿,紹華也已作外婆及奶奶了。

每次到汀州路,就想到參加沈孝端與陳以明的婚禮,好像還是不久以前的事。當時的這一對佳偶,令人羨慕的不只是英俊貌美,而且有更美麗了心靈。在年輕人中他是大哥,在詩班中他是朗讀的第一男聲,聲音圓潤激昂,動人心腸。後來他在外交部僑務委員會服務,弟兄姊妹們若有出國等手續,他總是率先幫助辦理,給予極大的方便。每次看到我,總是一聲:『呂伯母,你們美仁義禮智。』大拇指搖一搖,親近得好像我的子侄輩。

可是這麼一位好弟兄,在婚後不久發現罹患鼻咽癌,驚動了全教會。大家迫切禱告求神醫治,經過鈷六十的治療,他都堅強地忍受。每次帶病到教會聚會,總是笑臉迎人,心中平靜,在工作崗位仍堅強不退,直到最後臥病不起。這期間以明姊妹十分辛苦,一面忠心於自己的工作,一面照顧久病的丈夫。從不將憂慮放在臉上,總是專心參與服事,並帶領乖巧的女兒。孝端弟兄前年在醫院病重時,我同林蔚儒夫婦去看他,他還強打起精神來招呼,顯出興奮快樂的表情。但我們的心卻很沉重,過了沒有幾天他就被主接去了。又是一位青年才俊回家,追思聚會時,多少人見證沈哥愛主愛人的模樣,永遠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七)

這段日子和保羅一同撰寫這篇文章,花了許多時間回憶南海路家中的這五十年來,好多熟悉又懷念的面孔由記憶深處浮了出來,心底有萬分的懷念與感恩。許多如雲彩的見證人圍著我們,許多人當跑的路已跑完,而今天你我這些還存留的人,豈不該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繼續奔跑嗎?

人氣1454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懷念靈裡的家人—南海路聚會處建堂五十週年感恩-呂鈕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