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7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吳繼美感恩見證

人氣986
管理同工 - 卷三 | 2013-09-17 16:23:02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都歸耶穌我救主!」大家唱著。伯伯,叔叔,哥哥們身上佩著經句,肩上扛著長木材又有人站在兩行中間兩手橫張開,我們小孩子高興地跑來跳去。這就是我有關我們教會建堂最早的記憶。當我們做小孩子的時候,我們主日學的老師有:吳期敏,大吳老師:吳期芳,小吳老師:吳期馨,謝孝忠,謝孝義,孫培貞,張統華老師還有一位李老師。張老師每次開始聚會的領詩很生動,是我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我們小孩子唱得忘我,回家一唱再唱。小時候背的經句一輩子也沒有忘記!上完了主日學之後,就到植物園去玩。對小孩子來講,植物園真是太好玩了!每次都有新發現。常常我們幾個小孩子玩的忘了時間。沒有在大人聚會完了之後趕回來真是教他們擔心。還有每年的兒童夏令會也是我們最喜歡的。除了聖經故事做手工之外還有吳媽媽(吳林秀蓉老姊妹)的點心。我們差不多都是帶著期待的心來迎接它的來臨!(看到小時候的照片,主日學的老師在前面走,我們跟在後面跑。大概是在兒童夏令會,邀請別的小朋友來聚會的時候吧!)

 當時青年們有管樂隊常常吹奏詩歌去植物園及新公園傳福音。對我們小孩子來講是很吸引人的事,有時跟在後面看他們傳福音。再大些跟著大哥哥姊姊之後練詩歌,班長是張彼得弟兄,當時練的詩歌現在還記得。又跟在他們之後參加青少年聚會,我大概是他們中間年紀最小的;常常覺得好像不屬於他們!後來年紀稍長,參加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青少年的聚會。就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很喜歡它。我們有按照年齡來分組。當年有陳宛瑩姊姊做我的輔導。陪我走過青澀的青年期。當時的講員有韓偉大哥及一些校園團契的哥哥們,及教會的長老們,他們的教導及榜樣都深印在我心。每星期六聚會完了之後,我們就聚在南海冰店吃冰,或是喝果汁聊天。有時我們在福州街吃小攤子。記得我第一次吃日本料理,芥菜醬辣得我掉眼淚,辣得沖上鼻腔。那種滋味終身難忘!

 呂媽媽(呂鈕敬華姊妹)、唐媽媽(唐蘇韻華姊妹)請大家在她們家聚餐,直到現在都沒有忘那好吃的菜!星期天一同教主日學。後來也學做輔導。

 我的弟弟們(繼德,繼揚)及他們同輩,屠德銘、陳宗賢、彭懷冰、彭懷恩,在聯考之前,接力地連夜(每人睡三四小時)或在我們家讀書,或在教會和同年的弟兄姊妹一起同心地禱告。他們還說,將來他們有人要全時間出來傳道,其他的人要支持他。今天他們中間有四人全時間服事主。感謝主!我自己也帶過詩班,一直到我民國六十年出國才離開詩班。想當年大部份的婚禮都是我的父親證婚,我司琴。這次我回來看到當年我司琴的新人做外祖父母。看到他們的第二代,感覺上好像我亦有份!從初中以來常常參加教會及校園團契舉辦的夏、冬令會。記得在第一次參加教會舉辦的夏令會時,因為第一次離開家想家,心理上很軟弱。想到舊約時,烏煞當拉約櫃的牛失蹄時,他伸手去扶它。神擊打他,就當場斃命!自己不知道犯了多少罪,神沒有照我的罪來對我,心裏很感動。當呂伯伯(耀謙長老)呼召時,就決志,把自己獻上。回來以後就受洗,然後就開始服事主。以後常常在退修會多次地受感。直到現在還能記得當時的情形,及詩歌。

 本來我沒有作出國的打算,同班的同學一個個都出國了。記得陳宛瑩姊姊跟我說,一定要清楚知道是否是神的旨意,才走這一條路。神會看顧一切!否則會後悔不及!當時在大安國中教音樂,一共教了三年。我喜歡我的學生,他們也喜歡我。本來沒想到要出國進修,後來自己想想,到底我想要做甚麼?想把鋼琴學的更好些,好服事主。就放下教書的工作,專心地去語文中心去學英文。同時父親幫我申請全美國各大音樂學校及大學音樂系,每天打申請信到三更半夜,我這才深深地體會到父親愛我的心。後來有學校來信歡迎我去讀,可是我必須自己出學費。父親說:如果要花那麼多錢,不如送我女兒去維也納(當時我妹妹在維也納)。可是我內心一點也沒有準備。當天晚上當我打開當天的荒漠甘泉,上面嚇然寫了「這事出於我!」我嚇的從床上跳起來!對主說:如果這事出於你,我就順從。因為我深深知道主會負一切的責任!當我的德文字母的發音還沒有學完,人就已經來到維也納。

 剛到維也納先住在妹妹家,後來主為我預備女生宿舍,又可以練琴,及教授。就順利地進入了維也納音樂大學主修鋼琴教育。當時我們是屬於開發中的國家不必繳學費(只要付自己的生活費)。開始時有一位以前同班同學(讀了藝專兩年就出國)住同一宿舍,就帶著我認識環境。等我入學後,她正好學完就離開奧地利,現在想起來主早預備好一切!她走了之後琴房就讓給我(不然還不容易得到)。她同時也幫我去租了一個琴,父親按時寄錢來付宿舍費。

 我每當有需要求,主祂就賜我學生。在維也納五年,神從來沒有叫我餓過肚子。在維也納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苦的日子。每次上完鋼琴課回家,天空好像都是灰灰的;心裡也是灰灰的,不知道讀到那一年才能讀完?讀了三年不想再讀了,當時父親在巴西傳道,巴西的法律未婚的女兒可以申請依親,於是父親就幫我申請。我還記得當時星期五我去大使館,他們叫我星期一去拿簽證。當我星期一去時,他們對我說對不起,我們剛接到消息和你們國家斷交,妳的申請不能通過。把護照還給我,我打開一看上面有簽證,可是蓋了無效的章。我如晴天霹靂,不知該怎麼辦?因為我學生宿舍已退掉,也和教授說不再學了。現在該怎麼辦?當時我妹妹全家正打算搬回台北。我就暫時住她家,我去找原來的教授,他說他已經沒名額了,不過有個新來的教授他有名額,後來李傳真姊姊給我一個獎學金。神又賜我一個可以練琴的房間及一個二手貨的琴。更奇妙的是:新來的教授把我們外國學生找在一起每星期特別上鋼琴觸鍵,這正是我來歐洲想學的東西。

 新的教授人很風趣,每次上課都很愉快。他除了教我彈琴外,也教我注意欣賞周圍的美景,打開了我心靈的眼睛,積極地去看人生。另外一件事也是很奇妙的,我們藝專畢業來維也納學音樂有些學科免修,同學們都免了音樂史,可是要修文化史。我剛好相反,平時考試時大家一起準備,這一下我落單了!我一直捱到最後一年才考試。周圍看看那一個好心的奧國同學幫忙?就這樣認識我先生。他一直很想要認識一個亞洲的女孩。我以前口口聲聲地說決不嫁外國人!所以以前他約我我都不給他機會。這次我不得不找他幫忙,而且我那一天遲到,他本來走了,後來想想又掉回頭看看。就這樣讀書讀到一起去了,我發現這個人心腸很好,又有心服事神。

 當我學業結束時,不知道該去哪裡?(從我們認識以來他一直要和我結婚,我說學業沒有完成不可以結婚。)這一下沒有理由說不了,我當時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結婚後和他一起回奧國西部他的家鄉住,並個任教於音樂學校。

神賜我們一兒一女,兒子今年二十一歲,學電腦,今年畢業。女兒今年十八歲,去鄰省上大學,我告訴她當初我只帶了兩百美金出國,神怎樣看顧我,祂也照樣看顧妳。我們每天都要靠主的恩典來過日子,祂的恩典是豐豐富富地。感謝讚美主!阿們!

 

 P.S.在維也納的日子,有一個人我要為她感謝主,就是從香港來的陳伯母。陳伯母本姓龍,很年輕就守寡,帶了一雙兒女來維也納。維也納的學生工作是她開始的,她開放她的家給學生們,我們這些海外遊子星期日都是在她家過的,早上聚會,中午在她家吃飯,下午大家談談,彈彈唱唱,常常吃了晚飯天黑了才回家。當時為了生活,她們開始包春捲在大百貨公司外面賣,又自己發芽菜。她知道我生活上有需要,常常叫我去包春捲賺點錢。當我最後一學期的聖誕假期,常常去她那裡包春捲,因此琴練的不夠(平時都是練六到八小時),當時教授剛好給了我畢業考的節目,過了假期他聽我彈後,叫我明年再考。我當場哭了,我哪裡有錢再讀一年?我求他允許我今年考,我要盡我最大的努力以赴,他允許了,並在這個方面幫助我,就這樣我完成了我在維也納的學業。為著我周圍幫助我的人感謝主!

人氣986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THEME_HOME >> tadnews >> 吳繼美感恩見證